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279966)个赞

(1357)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靠“问界”商标,华为赚了赛力斯25亿元

作者: 国际金融报 | 4天前 18:40
id="js_content" >

获得“问界”商标1年后,华为以25亿元将其卖给了赛力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力斯”)。

7月2日至3日,赛力斯接连发布《关于购买资产的公告》及《关于购买资产的补充公告》。公告称,公司拟收购华为持有的已注册或申请中的919项问界等系列文字和图形商标,以及44项相关外观设计专利。据中京民信评估,此次交易中的商标及专利市场价值高达102.33亿元。

换言之,华为将“问界”商标及专利等资产以约两折的“优惠价”出售给赛力斯。

该事件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和热议。

超7年净利润总和换一个商标

赛力斯购买商标等资产的公告发布后,其股价连续两天下跌,收盘价从7月2日的89.98元/股降至7月4日的86.67元/股,7月5日收盘价虽小幅回升至86.9元/股,较两天前仍有下跌。

资本市场对公司此举并无正向反馈。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投资者对于赛力斯的这笔投入有更多思考,公司是否迫切需要斥巨资购买商标、购买“问界”商标能为公司带来怎样的增量收益等问题都在投资者的考量中,资本市场的表现只能说明“问界”商标在投资者眼中不值25亿元。

回顾赛力斯近10年财务状况,2013年至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总和近24.39亿元,2020年起开始亏损,至2023年,四年累计净亏损近百亿元。这意味其花费此前超7年的净利总和向华为购买了“问界”商标及专利。面对动荡的股市以及竞争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赛力斯此举备受争议。

有坊间传闻称,华为出售“问界”商标及专利或想与赛力斯“分手”,但华为方面立刻做出否定,称将问界等系列商标转让给赛力斯后,将会继续支持赛力斯造好问界、卖好问界。

为让外界打消“分手”传言,华为与赛力斯签订《进一步深化联合业务合作协议》。

面对商标转让,汽车行业分析师们也有着不同的观点。

汽车分析师钟师告诉记者,华为汽车业务前期投入大,后期收益慢,卖掉问界等品牌换来现金收益,对前期投入有所交代,同时与华为合作的赛力斯也正布局海外,若品牌由华为掌管,开拓部分国家的市场会有障碍。

事实上,华为技术在出海方面受到部分海外国家限制,这或许是赛力斯将“问界”商标购入的原因之一。今年3月,赛力斯举办2024海外商务大会,介绍公司出海情况,其问界系列车型使用的商标并非AITO或“问界”,而是“SERES”的标志,若将“问界”商标购入,后期公司或许将会以问界品牌向海外出口,增加品牌统一与知名度。

同时,商标归属赛力斯后,公司可以借机摆脱“代工厂”称号,成为问界真正的掌权者。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分析,收购“问界”商标能够增强赛力斯的品牌独立性和市场辨识度。此外,问界作为市场上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其收购还能为公司带来即时的市场关注和潜在的销售增长。

而对于赛力斯选择此刻收购,江瀚认为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加剧,赛力斯需要更加独立的品牌形象来应对市场挑战。

华为坚持“不造车”

对于华为而言,打折出售“问界”商标并不亏。

追溯“问界”商标的来历,其最初由北京永安世达科贸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永安世达科”)于2021年注册,去年6月6日该公司将“问界”商标(12类)转让、移转给华为的申请已核准,华为至此拥有“问界”商标的使用权。

同一时间,华为还申请注册了其余类型的“AITO”“问界”商标,国际分类涉及厨房洁具、绳网袋篷等。

对于华为从北京永安世达科手中获得“问界”商标是否花钱,公司并未对外公布,若按照我国商标注册收费标准,受理商标注册费为300元(限定本类10个商品。10个以上商品,每超过1个商品,每个商品加收30元),受理集体商标注册费1500元,受理转让注册商标费500元,多种规费累计下,华为收购、注册多个“问界”商标或许花费仅数万元。

一年后,华为将“问界”商标以25亿元转让给赛力斯,此举对于华为而言收益颇多。

公司一直对外表示,坚持不造车,而是利用领先的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但华为内部对于造车的“争论”并未停止,即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CEO任正非明令禁止华为造车,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依然想拥有自己的汽车品牌,问界给了他这个机会。

叫停造车之后,余承东意图用“问界”组建华为智选车团队。在一段时间里,华为一边称自己不造车,一边用“问界”组建着智选车团队,并将合作目光放至奇瑞、江淮、北汽等。一年时间后,智界、享界等多个合作品牌发布,华为汽车智能化业务也宣布独立。

但随着合作品牌增加,手持“问界”商标并非好事。曾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华为的智能化“遥遥领先”,但每个车企都不希望自己的合作伙伴同时是竞争对手。

如今的鸿蒙智行中,以问界销量为最,虽然智界经过“二次上市”,但销量表现并无突破,6月份仅售出2995辆,较问界的4.28万辆相差甚远,未来享界等合作品牌将陆续加入鸿蒙智行中,华为出售“问界”商标或有防止内部出现“争斗”的考量。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问界”,此前华为已将“智界”“享界”商标分别转让给了奇瑞和北汽。

问界的“灵魂”

车企“灵魂论”终在问界身上体现。

此前,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曾说,“上汽很难接受由单一一家供应商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这样它就会成为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该言论迅速破圈,引发热议。

2021年,问界M5首发面世,这是首款由华为深入合作的汽车产品,次年该车上市并于3开启交付,实现连续4月销量突破万的纪录。同时,第二款车型问界M7很快入局,两款车帮助问界实现2022年7.5万辆的整体销量,销量增速超过此前“蔚小理”刚交付时表现。

但2023年,受市场价格战影响,问界销量开始走下坡路,同时华为还传出了“不造车”的说法。

为了打破彼时困境,新款M7于当年9月正式上市,不仅价格下探,配置也得到提升,余承东更是在发布会上大喊“遥遥领先”。

近些年,问界的增长势头不减。今年6月,问界全系单月交付突破4万辆,创下历史新高,新车问界M9在6个月内累计大定突破10万辆。如此来看,其能有如今的“成绩”离不开华为,因此市场上称华为是问界的“灵魂”。

但当品牌归于赛力斯后,在购车者眼中,因商标不归华为,会更慎重的考虑购买问界系列车型。

多名问界潜在客户告诉记者,问界的爆火是因为华为,此前的各项宣传也都围绕着华为的智驾方案和智能座舱,相比之下,赛力斯的知名度较小,“‘问界’商标的归属改变后,赛力斯无法做到与华为相同的宣传力度,我或许会放弃问界选择其余品牌”。

同时也有消费者认为,“问界”商标属于华为时,负责车辆售后的也是赛力斯,虽然如今商标转让,但整体合作并无改变,问界用的也依然是华为的智能座舱,“我依然会将问界作为购车首选”。

因消费者购车的标杆各不相同,商标换主后,问界或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记者:吴迪

编辑:刘星雨

责任编辑:毕丹丹

—— / 好文推荐 / ——

拜登、特朗普首轮对决

新公司法施行,董责险能否再掀投保热潮

收益超30%!公募“中考”成绩单出炉

靠低价套装、短剧营销,韩束还能火多久?

首实探苹果Vision Pro国内发售现场

小罐茶创始人道歉,天价茶叶并非“大师作”

            点亮“在看”,你最好看! (*╯3╰)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