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163424)个赞

(922)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东亚第一酗酒国,彻底摆烂

作者: 智谷趋势 | 5天前 13:06
id="js_content" >

作者 | 王动

编辑 | 闫如意

来源 | 凤凰WEEKLY(ID: phoeniweekly)

卷不动的韩国年轻人,开始“醉生梦死”了。

前段时间,韩国警方公布了一起意外死亡事件的调查报告,死者是曾经演唱《请回答1988》主题曲的歌手朴宝蓝。

今年4月,朴宝蓝与两名女性朋友在一个熟人家中喝酒时,去卫生间后突然晕倒,虽然很快就被发现并送医,但还是在当晚不治身亡。

警方最后的结论是,宝蓝死于急性酒精中毒。

宝蓝的意外离世,揭开了韩国严重的酗酒问题的冰山一角。

众所周知,韩国人血液里一半都是美式,那另外一半是什么?

正是酒精。

韩国,酗酒国度

人人都听过俄罗斯人能喝的传闻,但数据显示,韩国人比俄罗斯人喝得还多。

2014年的世卫组织数据显示,韩国人均酒精消费位列全球第十三名,是亚洲最能喝的国度。

经常看韩剧的人都知道,韩国人的饭桌离不了两样东西:

泡菜和酒。

《来自星星的你》成功把啤酒+炸鸡的组合成功推广到全世界,就算是活了 400 岁的外星人到了韩国,也得先提两杯。

《请回答 1988》里,烧酒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在餐桌戏的角落,见证了双门洞的悲欢离合。

阿泽远赴中国参加围棋比赛,带回来最重要的伴手礼就是一瓶茅台,并在生日那天,用它放倒了四个小屁孩。

韩国电影也离不开酒。拍了几十部电影的韩国导演洪常秀,永远只拍三件事:抽烟、喝酒、聊天。

《独自在夜晚的海边》

《剧场前》

前些年的豆瓣 9 分韩剧《酒鬼都市的女人们》,干脆就把喝酒写到了剧名里。

三位女主都是酒鬼,无论是升职、恋爱,还是离职、失恋,都能成为整两口的理由。

光喝酒不吃菜,是否有点单调?

韩国 rapper 李泳知告诉你:不存在的。她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就叫《虽然没准备什么菜》,主要内容就是一边咔咔喝一边和嘉宾聊天。

为烧酒代言,甚至已经成为韩国女星的国民度认证。从李英爱、金泰熙到 IU、Jennie,咖位不够,还真没资格端起真露和初饮初乐的绿色酒瓶。

喝酒,韩国人有六喝:

周一喝酒,因为它是一周的第一天;

周二喝酒,因为刚刚辛苦工作了一天;

周三喝酒,因为它是漫长工作日的中场休息;

周四喝酒,是激励自己再坚持一天;

周五喝酒,是庆祝一周工作的结束;

周末:Soju(烧酒),启动!

当韩国人感到孤独的时候,他们喝酒。

日本流行一人食,韩国则开始流行一人酒,韩国人管这个叫“独酒”,有调查显示,一半的韩国年轻人最近尝试过喝独酒。

韩剧《独酌男女》剧照

当韩国人聚会的时候,他们更要喝酒。

在外网上,你经常看到第一次到韩国的外国人真诚求教:到底怎样才能礼貌拒绝劝酒?

评论区的韩国网友热情地告诉他,如果你实在不想喝,就可以不喝——毕竟你不是归人,只是过客。

但对于生长于斯的韩国人来说,人生有三件事是逃不过的:

三星,兵役,还有酒局。

酒局一入深似海,从此理智是路人。

一位自称在现代汽车工作的加拿大小伙在网上留言:我曾经去过西方很多国家,什么酒都喝过,只有在韩国人的酒桌上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虽然韩国人喝得猛,但他们常喝的酒度数并不高。

低度的工业水啤自然不用多说,即使韩国国粹烧酒,度数也在不断滑坡。

90年代传统烧酒的度数还维持在20-25度之间,如今已经降至16-20度,有些品牌的烧酒度数甚至低至14度。

降低度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来喝酒,以及,喝越来越多的酒。

于是,在韩国,酒局往往演变成为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酒过三巡在这里不是一种比喻,而是一种写实。

标准的韩式酒局由三个阶段构成:

第一轮是吃烧烤、造部队锅,顺便给酒局热个身。

第二轮会转场到酒吧,烧酒、啤酒、洋酒、鸡尾酒,荤素不忌,不醉不休。

醉了也不休,因为还有第三场在唱歌房等着你。

有的KTV甚至提供醒酒汤,让你能战到天亮。

醉汉太多,阿sir急了

大多数酒局的终点,是各回各家。

但也有人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醒来,比如马路牙子上、医院里,或者派出所。

满大街的醉汉,已经让韩国阿Sir不胜其扰。

《纽约时报》采访过首尔永登浦区的一位警察,他表示80%的出警都是因为有人喝多了。

有穿西装打领带的人横躺在马路中间,还有人在隔离带睡觉,这些是比较文明的,当街干仗造成交通堵塞也不在少数:

你以为游荡在街头的醉汉都是街溜子?不,也有可能是公务员。

首尔市前些年曾经开展过一次专项整治,原因就是政府公务员酒后闹事太多,群众意见很大。

根据统计,首尔公务员在5年里被通报违法就有130件,其中82%是酒后肇事。15年里因违法而受罚的公务员高达1224名,其中超过1/5重复违纪。

别说别人了,就连现任韩国总统尹锡悦,也曾因为喝酒误事,导致司法考试挂科。

名人酒后闹事在韩国常常见报,不是什么稀罕事。

6月18号韩联社就刚报道了一起酒后伤人案:知名经纪公司老板喝大了,突然跑到偶像团体宿舍里发酒疯,用“钝器进行袭击”,受害者中甚至包括未成年人。

就算被带回了局子,醉汉们也不把阿Sir当回事,最多交一笔罚款,天亮又是一条好汉。

2023年,一名酒后闹事的醉汉被带回了首尔冠岳区警局,在局里他依然不老实,大喊大叫、踢桌子,并“发表贬低警察智力的言论”。一位49岁的老同志上去抽了他几个耳光,醉汉终于老实了。

这起事件的后续是警察因为打人被开除了。

醉汉敢藐视暴力机关,部分原因是韩国有特色的“酒醉减刑”制度。

依据《刑法》第10条第2款,对因身心障碍辨认事物能力较弱的人的行为予以减刑。

醉酒,就适用于这一条款。

臭名昭著的素媛案,就是酒醉减刑制度酿成的丑闻。罪犯赵斗淳强奸并致残一名8岁女童,却因为主张自己犯案时喝多了得到减刑,从无期减到了12年有期徒刑。

调查显示,2020年韩国被检举的杀人罪犯中有37.6%、纵火罪犯41.7%、性罪犯26.2%是在酒醉状态下犯罪的。

喝多可以减刑,这不纯纯鼓励犯罪吗?

除了阿Sir,酗酒现象的另一个受害者是韩国的公共卫生系统。

研究估计,韩国每年因酗酒导致的直接医疗成本约为7.5万亿韩元,因此导致的生产力损失每年约为8.9万亿韩元。

11%的家庭暴力、15%的交通事故是因为当事人喝醉了而引发的,产业安全事故的20%~25%也与喝酒有关。

酗酒已经超过吸烟和肥胖,成为韩国社会经济的头号负担。

最要命的是,酗酒现象已经越来越低龄化。韩国青少年开始饮酒的年龄已经降到13岁,超过一半的青少年有“危险饮酒”行为(一次喝5杯烧酒)。

提高酒精税、限制酒类广告的投放、严查酒驾,各种组合拳没少用,韩国的酒精销量依然年年见涨。

韩国人,依然无法放下酒杯。谁能让韩国人放下酒杯韩国人对酒爱得疯狂,真的是因为好喝吗?

如果你问韩国人这个问题,恐怕他也会感到心虚。

即使是十几度版本的韩国烧酒,依然有很强的酒精感,饮用体验不算愉悦;从风味层次上,烧酒也偏单调。

就算是被韩国人喝成了世界第一大蒸馏酒的真露,在海外也一直打不开市场,原因就在这里。

只有一种外国人会认真尝试喝烧酒,那就是想混进韩国人圈子的。

YouTube 上有许多韩国博主专做酒桌文化教学,无数洋人在评论区记笔记,认真的样子仿佛是从多邻国前来团建。

90%的求学者都倒在了第一课:

光是倒酒的规矩,就能烧干一品脱的脑细胞。

在博主@MyKoreandic 的情景模拟中,美国小伙先后因为用一只手接酒,杯口放得比别人高等鸡毛蒜皮的原因,被怒斥为不懂礼貌的 very bad person:

如果长辈给你倒酒,你必须要双手接,反之则不然。

此外,一个人可以既倒酒,又喝酒,但只能喝别人倒的酒,不能喝自己倒的酒,否则也是不懂礼数的表现。

对外国人来说,这种规则怪谈简直比《盗梦空间》还要烧脑。

破防的洋人在评论区化身太宰治:

有个小伙点出了奥秘所在:

韩式酒局文化的核心就是我比你大,所以你要听我的。

评论区飘过一片:点了。

参透了这一点,再看韩国酒局规则,就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在韩国这样一个被隐形的权力和等级秩序主宰的国家,酒精是最重要的服从性测试工具。

能喝,是一种合群的标志。

这也是在韩外国人认真钻研这门学问的原因:

不管爱不爱喝酒,韩国人都得接受一个规则:从校园到职场,不喝酒,你就是办不成事。

在韩式酒局上,有一种“炸弹酒”,是用啤酒和烧酒勾兑出来的,堪称韩版“白加啤”。

这玩意跟好喝不沾边,也很少有人会在家里自己做着喝。它专为酒局而生,主要功能,就是明确酒桌上的尊卑秩序。

有权调配“炸弹”,并指定别人喝下去的人,是所谓“瓶权者”;只能被动挨炸的,就是“随同者”。

越是组织严密、男性气质浓重的团体,就越流行炸弹酒。

所以,军政府时代韩国军队中盛行炸弹酒,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此外,在卷生卷死的韩国,酒精也是无奈的发泄渠道之一。

只有夜里定期发疯,才能在白天精神稳定。

一位在韩国做英语老师的加拿大人总结道,韩国人在喝酒方面有一种超能力:

他们会通宵达旦地狂饮,凌晨3点在公寓楼下的街道上大喊大叫,到处呕吐,但第二天早上 8 点准时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有人期待韩国下一代年轻人可以整顿酒桌文化,不过现在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韩国可能没有下一代了。中产必须要调整预期了。楼市救市、地缘关系、整个社会的变化,都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决策。加入智谷研判年度会员,每周收获一次对世界资讯的认知与独到判断,智谷三十多位研究员辅助大家,去理解资讯背后的趋势和本质变化。中文互联网正在消失,千万别让自己成为那个代价。限50个名额,减免100元(原价299元)付款后停顿3秒,添加您的专属通信官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