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吴晓波频道

吴晓波频道

(345808)个赞

(1874)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英国换了首相后,对华关系可能有这些改变

作者: 吴晓波频道 | 5天前 12:12
id="js_content" >

点击上图▲立即了解

“工党上台后,新内阁对华态度很难有180度的大转弯,但在中英交集的各个具体领域上或有一些积极的调整。”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24年7月5日,英国大选尘埃落定。

工党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拿下412个议会席位。英媒将这次大选形容为“血洗”和“绞杀”。

这是一个阴雨飘零的伦敦早晨,苏纳克毫无悬念地将成为了前首相。在败选演讲中,他对首相继任者、工党领袖斯塔默表达祝贺。

今年61岁的斯塔默,这个曾在中文媒体中几近消失的政治家,以沉稳、务实和冷酷著称,媒体甚至毫不留情地称其为“政治机器人”。

如今胜选,他却一反常态地变得诗意起来。他表示“希望的阳光”会“再次照耀着这个有机会重拾未来的国家”。

这场选举,不仅改变了英国的政治版图,终结了长达14年的保守党执政周期,还将对国内政策和国际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改变从现在开始”。斯塔默在宣布胜利时一板一眼地说道。

保守党大败谁之过

在保守党执政的末期,英国政坛已经是风雨飘摇。脱欧后遗症、新冠疫情、全球经济动荡、八年五换首相,都严重打击了保守党的支持率和形象。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2年英国的通货膨胀率曾达到41年来的最高水平,高达11.1%。

尽管到2023年底已有所缓解,但仍然远高于英格兰银行2%的通胀目标。与此同时,劳动力市场持续紧张,截至2023年底,英国的职位空缺数量仍超过100万个。

这些因素综合导致英国人的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一项由英国智库进行的研究显示,2022—2023年度,英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平均下降了约4.3%。

英国街道上的行人

在内外交困之下,保守党的下台已经几乎成为定局。根据YouGov的最新民意调查,截至2024年初,仅有约25%的选民对保守党政府的经济表现感到满意。就在这种不利情况下,现任首相苏纳克决定提前大选。

面对这种惨淡的局面,首相苏纳克无奈地使出了“败战计”,希望能够靠着当下经济数据的一些积极信号,提前开始大选,尽量减少保守党的损失。

苏纳克的想法也并非全无道理,当下英国通胀已经得到控制,降至约2.3%左右。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4年1月上调了对英国经济增长的预期,预计2024年GDP增长达到0.6%,而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了0.7%,还高于最初估计值。这些数据为苏纳克提供了一个相对有利的时间窗口。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苏纳克的计谋并没有奏效。工党获得了“布莱尔式的压倒性胜利”,保守党则至少有8名内阁部长丢掉了自己的选区。在艰难地保住了自己在议会的位置之后,苏纳克苦涩地宣布“对败选负责”。

但是,保守党内部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互相甩锅了。苏纳克内阁的国防大臣沙普斯在这次大选中失去了自己的议员身份,他在讲话中直言是内部竞争和分歧导致该党失去了英国各地选民的支持。

而另一位重量级人物莫当特也认为保守党在执政策略上出了问题——“我们作为一个政党和一个国家的复兴不会通过与越来越小的群体进行对话来实现。”

英国首相、保守党领袖苏纳克

新首相的风格

胜选之后,党魁斯塔默爵士将会觐见英国国王查尔斯,然后按照惯例会被任命为首相。

自2020年接任工党领袖以来,斯塔默一直致力于将工党从科尔宾时期的左翼立场拉回中间。

这一转变在工党的政策主张中已经有所体现。例如,在2023年工党年会上,斯塔默宣布放弃此前承诺的每年280亿英镑的“绿色繁荣计划”,转而提出一个更为温和的、年度支出目标仅47.4亿英镑的计划。这种政策调整显示了他对财政现实的重视,和对之前工党过于激进的环保立场的调整。

在经济政策上,斯塔默可能会寻求一种中左翼之间的微妙平衡:既要回应工党传统支持者对社会公平的诉求,又要安抚中间选民对财政稳定的担忧。

工匠家庭出身的斯塔默,曾表示要建立一个“为工人服务的经济”,但同时也承诺要“以负责任的方式管理公共财政”。所以我们可以预计到,斯塔默的内阁会在工党传统的理想主义之外,多一些务实性和效率。

相比保守党,工党更加地亲欧。虽然斯塔默曾表示“脱欧已成定局”,不会推动重新加入欧盟,但他承诺会“让脱欧发挥作用”。这可能意味着斯塔默会寻求与欧盟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和外交关系。

例如,他提议重新谈判北爱尔兰议定书,以改善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关系。对英国来说,最重要的外交关系莫过于美国。斯塔默曾多次强调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要性。2023年,他访问了美国国会,呼吁加强美英合作。在这一点上,工党政府会延续保守党的政策,努力加强跨大西洋联盟,同时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但是英国的问题,主要还是在萧墙之内。斯塔默的主要精力还是会放在英国的内政上。

在医疗体制上,斯塔默承诺在赢得大选后发布一项拯救NHS的计划。表示要招募数千名新的医护人员,并推动数字化改革以提高效率;在住房问题上,工党承诺每年建造30万套新房。

斯塔默还提议改革租房市场,保护年轻白领、弱势房客的利益,比如不允许房东在房客没有过错的情况下驱逐房客等等。

并且工党也承诺重新引入此前取消的教育维持津贴,同时对私立学校课税,以此来补贴公立学校的运营。

斯塔默务实、中庸的领导风格,可能会让一些期待激进变革的英国选民感到失望。但在当前复杂的政治经济环境下,这种渐进式改革路线或许更有可能真的推行下去。

英国工党党首斯塔默

对华态度

现在的保守党政府对华的态度,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把中国视为“系统性挑战的最大来源”。这个概念首先出现于2021年的政府文件,时任首相还是约翰逊,而在苏纳克担任首相后,他在2023年金融城演讲中进一步明确了这一政策取向。

一个让大家关注的点,就是工党上台之后,英国对华态度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现实地说,180度的大转弯是很难被期待的,但是在中英有交集的各个具体领域上可能会一些积极的调整。

首先,脱欧后的英国面临着重新定位自身国际角色的挑战。为了维持其全球影响力,英国不得不更加依赖传统盟友。在此背景下,美国作为唯一一个能在意识形态、国家安全、科技合作和市场准入等多方面满足英国需求的国家,其重要性愈发凸显。无论是苏纳克还是继任者斯塔默,对“跨大西洋联盟”的重视都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英国的对华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将继续受到美国政策的影响。美国今年11月也会举行大选,决定下一个四年的总统,这也会影响到英国的对华政策。

其次,尽管英国经济有所好转,但工党政府上台后仍面临诸多亟待解决的国内问题。

现在的英国已经不再是当年在外交上折冲樽俎、叱咤风云的日不落帝国。在力量有限的情况下,工党政府可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国内事务,而非把外交政策当作发力点进行大幅调整。

英国初高级医生同时罢工

此外,保守党政府在任期间制定的一系列战略文件,比如上面说的“系统性挑战”的表述,短期内难以完全改变。这些既定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工党的政策空间。

但是,在有限的政策空间里,我们还是可以预计到斯塔默可能会做出一些对华政策的调整。

工党相对于保守党,在进步主义相关的领域,比如环保和气候等方面比较激进,但是在大国博弈、区域冲突等方面会相对缓和。

从经济利益出发,中国仍然是英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3年中国是英国第四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到902亿英镑。在后脱欧时代,英国更加需要拓展全球市场,维持和发展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对英国经济复苏至关重要。

所以斯塔默政府很可能会继续英国目前的“战略模糊”立场,尽量避免触碰中美关系中的敏感区域。而是在彼此都容易达成共识的领域坚持接触和发展,刺激英国的经济增长。

斯塔默任命的影子外交大臣拉米,就表现出了对华更加积极的态度。拉米公开对苏纳克政府疏于与中国接触表示惊讶,强调应效仿欧美盟友,与中国保持全面接触。他甚至建议不仅外交大臣,其他部门的大臣和部长也应该访问中国。

拉米总结了与中国往来的3C准则:竞争(Compete)、挑战(Challenge)、合作(Cooperate),即“在可以合作的问题上合作,在有需要的领域竞争,在有必要的问题上挑战”。

出口到英国的国产小轿车和工程机械设备

和保守党的“系统性挑战”定位相比,工党的立场中强调合作的一面。如果不出意外,拉米会顺利接任外交大臣,可以预计到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贸易这些相对容易“共赢”的领域,英国会更多地和中国追求合作而非对抗。

总的来说,尽管工党上台可能会给英国的对华政策带来一些调整,但这种变化很可能是渐进和有限的。

英国的核心国家利益、既定的外交战略框架以及复杂的国际环境,都将继续塑造其对华政策的基本走向。斯塔默政府可能会在保持与美国紧密关系的同时,寻求在某些领域与中国开展更多务实合作,以实现一种微妙的平衡。然而,这种平衡的成功与否,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推荐阅读:印度大选引发股债汇三杀

重温亚当·斯密

回到现代经济学的起点

探讨个人与企业如何追求市场效益最大化

点击下图▼立即了解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