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163424)个赞

(922)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日企在苏州的40年

作者: 智谷趋势 | 6天前 14:18
id="js_content" >作者 | 余蕊均 余洋 来源 | 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今年是日资进驻苏州的第40个年头。从中外合资到外商独资,从1到3000余家,日资企业作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一路参与并见证了“中国最强地级市”的炼成——上世纪80年代,苏州地区生产总值不足200亿元,2023年已达2.47万亿元,全国第6,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2.45万亿元,名列第4,其中出口额1.51万亿元,排名第3,仅次于深圳、上海。“外向型”无疑是苏州经济发展进程中最显著的标签,并进一步衍生出诸如“昆山与台资”“太仓与徳企”以及“高新区与日资”这样深度捆绑的关系。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共有175家世界500强企业在苏州投资,其中47家来自日本,为各国(地区)之最。与此同时,768家日企落子苏州高新区,约占全市日资企业的1/4、整个长三角的8%。40年间,尽管伴随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日资企业与苏州之间难言一帆风顺,但站在这个厚重的时间节点上看,敞开大门、坚定开放的主线没有变,互相学习、相互促进的故事还在继续。起点日企与苏州的合作,始于昆山。1984年2月,日本苏旺你株式会社社长三好锐郎一行到访“本不在考察之列”的昆山,同年7月,双方共同设立中国苏旺你有限公司,成为苏州和江苏的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最强县域”拿下“第一”,看似顺理成章,实则不然。改革开放之初,昆山还是排名苏州全市末位的农业县,GDP仅2.42亿元,待开发的农田里蛙声阵阵。虽然自费建设了全国首个工业开发区,落后的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依然令外商望而却步。为此,昆山用账面上仅剩的财政资金火速修路,最终得以从手套、帽子等针织产品做起,加快向工业重镇转型。苏州亦由此打开外向型经济的大门,特别是1992年后,凭借地理优势、历史优势叠加亲商政策,成功吸引了包括日企在内的一批外商。1993年,苏州高新区获批后不久,即迎来首家日商独资企业——苏州日电波电子工业有限公司,一家为汽车、手机等工业品生产精密配件的日企。彼时,日本“泡沫经济”进入尾声,很多日企苦于国内高企的经营成本,希望到海外寻找新的生产基地。日本电波公司高层到中国沿海考察一圈后,选择了苏州。“你们只需要集中精力负责内部事务,外部的事情全部交给我们。”公司负责人后来回忆,苏州方面在会谈时承诺给予最大的政策支持和配套,是触动他们落脚的重要原因。资料显示,1995年前后,日本对华投资达到一个小高峰,此后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在1998年左右出现一个低谷,到了2001年、2002年,高峰再次出现。不过,有研究认为,中国加入WTO之前,跨国公司对苏州的直接投资规模较小,侧重于投向技术水平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以及旅馆、餐饮等服务业,属于“试探性进入”。一个参考是,作为昆山史上首批国际人才,苏旺你公司最初仅有3名日本员工。井喷2001年是一个“日企投资年”。据统计,仅苏州高新区当年就新增25家日资企业,包括佳能、松下等世界500强企业,引资6亿美元,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占苏州高新区全年引资总额的一半,首次超越台资跃居第一。当时,苏州日料店也出现了一波“井喷式增长”。苏州高新区招商局负责人介绍说,店老板大多是日本人,也有曾留学日本的中国人,“日本企业前脚刚进,他们后脚就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认为,长三角是外资最早登陆的区域之一,日企喜欢“扎堆”,是因为企业间的产业关联度大,对投资环境有相同的认识,所以“以商招商”现象会比较突出。而这种集聚效应,很快投射到地方经济数据上。2001年,苏州与日本的进出口总额为63.4亿美元,两年迅速翻倍,突破百亿美元大关(2003年达到128.4亿美元),2006年再创新高,达到231.2亿美元,2011年站上“300+亿美元”台阶(331.4亿美元)。与此同时,2001年,日资在苏州新设项目达119个(签订合作项目),此后三年均保持在200+项目以上。截至2003年1月,苏州日资企业数量已突破1千家(1160家),“日资高地”的形象开始得到强化。公开报道显示,当年3月,苏州高新区、工业园区和昆山曾专门邀请不同规模、不同类型的日资企业进行座谈,就投资环境、服务水平、生活配套等问题征求意见。根据反馈,企业总体对苏州是“满意的”,好的一面在于地理位置、人文环境、日本企业和日本人相对集中等,不足之处包括电力保障、服务标准不统一、本地管理型人才不够等。也是在这次座谈中,没有可供日籍人员就医及子女就学场所的问题被着重提及。为此,2004年6月,由苏州高新区投资近2000万元的苏州日本人学校奠基开建,次年开门迎新。作为江苏首家日本人学校,其以日本政府实施的义务教育为基准,包括小学部、中学部,教师由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派遣。当地媒体报道指出,常驻苏州的日籍人员认为这是优化投资环境的大好事,解决了他们的一块“心病”。 升级牵手并非总是“蜜月”,跨国合作更难脱离国际大势。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调查,最近两年,日企对华投资/增资意愿逐步下降。具象到苏州身上,2022年双方进出口贸易额为326.7亿美元,2023年仅有157.0亿美元,为十年低点。怎么办?苏州的打法是,既要寻找增量,更要挖掘存量。事实上,2022年11月,疫情防控措施调整后,苏州包机出海“找客商”,第一站就是去的日本。那一次,时隔三年再与日企谈生意,苏州一举拿到超10亿元的新订单。而近一年多时间,苏州各区接连到日本推介,希望再招引一批中小企业落地生根。2023年3月,苏州高新区在东京举办“春季对日合作交流会暨日资企业突破700家活动”,签下15个产业新项目;2023年5月,昆山开发区在东京举办投资说明会,签约10个项目,总投资超10亿美元;2024年6月,吴中区在东京举行投资情况说明会,现场签下5个项目……不过,从规模上看,中小企业还不能快速体现“产出”。当地招商部门一位负责人提到,基于过去几十年的经贸往来,日企要进入中国发展,“要来的早就来得差不多了”,“现在的重点是挖掘存量企业的潜能”。最近的一个案例是,上个月,苏州高新区新开工了三个项目,均为在地深耕多年的日资企业增资扩产。其中,6月13日,住友电工(苏州)电子线制品有限公司电子线三期厂房落成投产,达产后预计新增高性能特种电子线产能6000千米/年,电线整体年产值达7亿元,将进一步完善苏州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一边是愈发审慎的投资行为,一边是显著变化的市场结构,留在苏州的日资企业也在有意识地调整布局内容。太阳油墨(苏州)有限公司总经理三岛大辅此前公开表示,中国新能源车载市场还有很大空间,但要适应这个新兴产业就必须建一个研发中心,专门开发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为此,他用这个理由反复说服日本总部,“不知道开了多少次跨洋电话”,最终说服这家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行业隐形冠军”,从当年的利润中拿出1000万美元,建设他们在海外唯一的研发中心。这种变化,在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看来,是中国经济从“廉价生产者”向“高端服务者”升级过程中必然发生的。他在受访时强调,日企无法舍弃中国这一超大规模市场,中国企业同样需要与日企合作,在生物医药、高端装备、新材料等领域“一起做得更好”,进而服务全球市场。而在陈耀看来,并非只有短缺行业才需要外资进入,包括日资在内的外资,应该成为成熟市场经济体系下的日常。

中产必须要调整预期了。楼市救市、地缘关系、整个社会的变化,都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决策。

加入智谷研判年度会员,每周收获一次对世界资讯的认知与独到判断,智谷三十多位研究员辅助大家,去理解资讯背后的趋势和本质变化。

中文互联网正在消失,千万别让自己成为那个代价。

限50个名额,减免100元(原价299元)

付款后停顿3秒,添加您的专属通信官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