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虎嗅APP

虎嗅APP

(300439)个赞

(1689)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OpenAI再次举起屠刀,以及几个推论

作者: 虎嗅APP | 02-23

出品 | 虎嗅科技组作者 | 王一鹏头图 | OpenAI 官网,by Sora

2月16日凌晨,在没有任何预兆和消息透露的情况下,OpenAI 突然发布了自己的首个文生视频模型:Sora,大幅刷新行业多个指标,重新定义了 AI 文生视频在现阶段的技术极限,颠覆了生成式 AI 在视频领域的全球市场格局。

Sora 使用 Transformer 架构,建立在 DALL·E 3 和 GPT 模型之上,可以生成长达一分钟的有运动、多机位视频。相比业界水平,Sora 将视频生成的时长一次性提升了 15 倍,直接迈过了市面上所有短视频的时长要求。

同时,Sora 也带有世界模型的特质。世界模型不是 AI 视频生成的必须要素,却是这个领域较为高端的一个研究方向。所谓世界模型,简单点说,是要对真实的物理世界进行建模,让机器像人类一样,对世界有一个全面而准确的认知。视频与文字不同,大多数是在描绘一个主体,在一个真实或虚构的物理世界中的动作,因此,世界模型会让 AI 视频生成更流畅、更符合逻辑,降低视频模型的训练成本,提升训练效率。同时,世界模型也为生成式 AI 真正进入自动驾驶行业铺好了路。

此次,Sora 的世界模型,已经能帮助它还原一辆越野车在山区小路上的行驶情况,在视频中添加逼近真实的倾斜和颠簸感。

图片来自 OpenAI 官网,为 Sora 生成的视频,部分截取

但 Sora 的世界模型仍有非常多的问题,比如,一块饼干被咬过之后,却没有留下咬痕。OpenAI 非常实在,把这些问题都写在了官网上。

目前,Sora 仅开放给了少部分人进行内测,据称是一些视觉艺术家、设计师和电影制作人。同时,OpenAI 内部仍在进行模型伦理侧的对抗性测试,比如错误信息、仇恨内容、偏见内容,至于色情暴力,则会在文本输入时,就被拒绝掉。

对于 Sora,今天的我们,必须注意到几个显而易见的推论:

OpenAI 一拳打在了所有人的肝上:全球的 AI 视频生成赛道投资逻辑,乃至相关企业的生存逻辑,在此刻都已经改变了。未来一个季度内,如果该企业的视频生成能力,仍然停留在 4s,或导致直接出局;

AI 已经快速迈过文生文、Chatbot时期,大步进军视频生成领域:当下最火的短视频、短剧,将迎接 AI 的到来;那些卡在瓶颈上的领域,比如自动驾驶、智慧城市,或将迎来突破。

不要过度神话 Sora 或其他 AI 视频生成工具,当下仍有巨量的技术、产品、商业问题等待解决;但也不要低估 AI 技术的进步速度,那个凝固在未来时光中、让人看不清面貌的 AGI(通用人工智能),正在向我们迈步。

图片来自 OpenAI 官网,为 Sora 生成的视频,部分截取

Sora 到底牛在哪?

就在年前,2024年 1 月 27 日,虎嗅举办了一场关于 AI 视频生成的开放沙龙,会上有一个有趣的互动:AI 视频生成多快迎来 Midjourney 时刻?

选项分别是半年内、一年内、1-2年或更长。

在现场,每个选项都各有拥趸,但 OpenAI 今日公布了准确答案:20 天。

AI 视频生成真正的难点是在文生视频,而非图生视频、视频生视频。各中奥妙在于,文生视频,需要根据指令,从文字解码出视频的时空逻辑,同时保证在这一逻辑下,画面中所有物体的运动、变化,符合要求,符合现实世界规律。而图生视频、视频生视频,皆有“照猫画虎”的意味,因此反倒要简单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市面上的 AI 视频生成,始终停留在 2-4s 的时长范围内——一旦超过了这个时长,视频的可控性和质量都将大大下降。

很多视频生成,更像是个固定人物配上动态背景,画面很单调,几乎没什么动作,这也是因为从文字到视频,在时空逻辑推理层面的局限。同时,很多企业更关注所谓 AI 视频生成的产品化、商业化,聚焦于推出一些基于模板,快速用于营销的视频生成工具,在世界模型层面有所欠缺,一旦视频时长增加,模型不能理解真实的物理运动和相互作用逻辑,变得十分无力。

OpenAI 的 Sora ,就是在文生视频,增加视频时长,建立世界模型,这几大最主要的难点上,走出了突破性的一步。但这并不代表 Sora 没有问题,可以以假乱真,当下最违和的问题在于凭空生成:三只小狗在嬉闹,凭空出现了第四只小狗、第五只小狗;一个人捡起一大块塑料片,凭空出现一把塑料椅子。

另外一类主要问题,在于 Sora 的世界模型仍然不够完善。比如一个男人倒着跑跑步机,且跑步动作并不连贯自然。或者一个篮球撞在篮筐上,发出符合物理规律的弹跳,然而下一秒就撞破了篮网,发生爆炸。一群考古学家,在沙漠里挖出一个塑料椅子,煞有介事的清理灰尘,而椅子本身则在诡异的漂浮和变形。

男人倒着跑跑步机,图片来自 OpenAI 官网,为 Sora 生成的视频,部分截取

世界模型一直处于一个相当狭窄的研究领域,这概念研究难度大,目标太高,带有相当的学术色彩,因此一度参与者寥寥。

值得一提的是,Meta 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图灵奖得主杨立昆(Yann LeCun)本人,尽管在 Meta 的生成式 AI 落后问题上,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其却是世界模型构想的主要提出者。

杨立昆一向对生成式 AI 的幻觉和一系列反智行为嗤之以鼻,并认为 AI 只有真正理解物理世界,才具备真正的价值,断言 GPT 模型活不过五年。他在 2023 年 6 月基于自己的构想,推出了 I-JEPA 模型,用真实世界的背景知识,补充图像缺失的片段,但这仍然是个技术研究层面的概念。

2023 年 12 月,AI 视频生成的领头羊之一 Runway,官宣下场通用世界模型,高调发布系列招聘,宣称要用生成式 AI 来模拟整个世界,以应对 Pika 的步步紧逼。

这是一个信号,或许在杨立昆看来,局面一度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自己的研究方向得到认同,拖累 Meta 的谣言不攻自破。

可这快乐还没持续三个月,啪,没了。

Sora 革了谁的命?

Sora 发布前,有很多烟雾弹式的讯息更新,比如:OpenAI 组建研究儿童安全的新团队、OpenAI 正准备推出 GPT-4.5-turbo,但真正的“杀手级更新”被隐藏的很好,这也导致像 Pika、Runway 一样的明星创业公司,措手不及。何况 OpenAI 的联合创始人 Andrej Karpathy 本来就是 Pika 的资方之一。

源码资本副总裁李露霖在虎嗅主办的沙龙上表示,短视频是当前硬件基础设施Mass Market渗透率最高的形态。

有数据透露,目前国内短视频用户的规模在10亿以上,有数据称抖音2022年年收入700亿美金以上,快手也在900亿人民币以上。不过面对这样一个市场,在 Sora 发布前,所有的视频生成工具,均没有达到可付诸商业或工业化生产的水平。

有专家对虎嗅表示,大厂目前对于AI视频生成的态度相当模棱两可。根本问题在于,现在的人工视频生成效果更好,且成本也能接受,AI 视频生成,在此前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颠覆,所以整体策略偏向“防御”,而非“进攻”。

这一切,既麻痹了像 Pika、Runway 一样的创业公司,让他们以为机会已至、前景够好;也让这些公司及其投资人,低估了视频生成赛道的竞争烈度,以为窗口期仍然足够长。

所有的 AI 视频生成公司,在这种麻痹里,都陷入了同质化竞争:过多关注更高画质、更高成功率、更低成本,而非更大时长以及世界模型。

Pika、Runway、Meta,大体都是如此,在时长不超过 4s 的范围内,可以做到画质极度精美,但物体本身的运动幅度极低,且会变形。

国内的字节跳动,反倒是其中的另类。在视频领域,字节的嗅觉更加敏锐。2023 年 11 月,字节跳动发布 PixelDance,通过上一个视频片段尾帧,为下一个视频片段头帧提供指导的思路,在视频时长上有所突破,但截止到发稿时间,仍然没有开放用户测试。

PixelDance 官网视频案例

接下来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很可能是隐性的。Pika 创始团队曾被打上“学霸”、“完美”等标签,并在 2023 年 11 月底完成 5500 万美元融资,可下一轮的资本将在怎样的时间点,以什么样的数额进入?Runway 2023 年 5 月完成 1.41 亿美元融资,但主攻世界模型的团队还在组建中,下一步融资的节奏也存疑。

如果说 Pika、Runway 身上还有布局价值,那么对于国内 AI 出海的企业而言,形式将变得更加艰难。换句话说,从移动时代迁移至今的、基于场景和产品能力,快速上线一个插件的商业模式,正在海外 AI 市场失效——

因为像 OpenAI 这样的企业,正屹立在市场上。他们几乎重现了当年 Oracle 市场领导力,一步快,步步快,降维打击所有竞争者。对于所有做模式、赶风口的机会主义创始人而言,巨头若要杀死你,恐怕也只会发生在一夜之间。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