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吴晓波频道

吴晓波频道

(320467)个赞

(1827)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去了飞鹤工厂,才明白国产奶粉的崛起并非偶然

作者: 吴晓波频道 | 02-22

点击上图▲了解更多标杆工厂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它像一条银色巨龙,盘踞在工厂里,仅垂直高度就近18米。

吴老师和学员们站在玻璃外,已经能感觉到里面传来的热度。

 

这是一座干燥塔,可以把浓奶迅速雾化,并干燥成奶粉颗粒。

距离过年仅有8天,走进标杆工厂项目的学员一行人来到今年热度激增的哈尔滨,不是为了一览冰雪,而是来参观全世界最先进的奶粉工厂:飞鹤奶粉工厂。

“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看过这样的设备!”

“食品行业居然有这么高的蒸发器?”

学员们一路参观,一路发出难以置信的感叹。

这一次,飞鹤董事长冷友斌亲自陪同吴老师和学员们走访工厂。他出生于一个养牛的东北家庭,连同少年时代挤牛奶的经验,在奶粉行业有近40年的经验。

他说:“除了奶粉,我没做过别的。”

经济学家张奥平是此次标杆工厂的导师之一,飞鹤带给他的震撼,是在不同时代背景下的战略调整都恰如其时。在走访一圈之后,不少学员才明白,这些看似“踩着时代旋律的成绩”,背后都是用产业链上的扎实努力堆起来的。

突破“卡脖子” 

小小一罐奶粉上,也曾有被人挟制的过去。

眼前的乳铁蛋白生产线,于2022年上线,经过了6年的研发和调试时间。

别小看乳铁蛋白,少了它,中国可能就没有一罐合格的婴儿配方奶粉。

以往,飞鹤添加的乳铁蛋白都靠欧美进口。欧美奶酪市场发达,乳铁蛋白的原料是乳清,它仅仅是制作奶酪的副产物,因此在国外制备乳铁蛋白并不算复杂。

一家欧洲公司在中国市场上有绝对控制权,控制了全国进口乳铁蛋白原料的一半,一旦他们自用的需求增加,国内乳品公司就面临着乳铁蛋白断供的可能。

冷友斌和吴老师来到了乳铁蛋白的生产线,工程师娓娓道来。

飞鹤的创新是从脱脂奶中提取乳铁蛋白,再添加回奶粉里。技术上的创新,需要工艺和设备的承接。6年时间,飞鹤投入了上亿元,眼前的设备与顶级药厂的设备属于同一等级,这样的设备还被用于制备新冠疫苗,人血白蛋白。

对于飞鹤来说,提取乳铁蛋白并不是简单换一个设备的事情。

 

 

与传统工艺不同,为保持乳铁蛋白活性,生鲜乳不会先进行巴氏杀菌,而是经脱脂后在55摄氏度左右条件下进入层析系统和超滤系统,最后采用FDA制药级除菌膜冷杀菌方式进行除菌。

医药行业的配液线大概每天几吨,飞鹤的生产线载量极大,每天要处理300吨以上脱脂奶,所以,设备需要进行多个系统的融合,提高载量。

国外的设备供应商在了解飞鹤的需求之后,第一反应是抢占市场,研制这样的设备卖给飞鹤。冷友斌深知,如果继续采用国外提供的定制设备,一样还会被“卡脖子”。

于是,飞鹤与国内的工厂自主研发和调试,仅仅在工艺控制领域上就申请了9项国家发明专利,研发出了大载量、高回收率的乳铁蛋白生产线,这是国内唯一一条能提取乳铁蛋白的工业化生产线。

与世界上的主流工艺相比,飞鹤提取的乳铁蛋白的生物活性和蛋白的完整性都更好。

这样庞大的前处理系统,能一天处理300吨原奶,“这是制药行业根本不敢想象的处理量。”一名来自制药行业的学员在乳铁蛋白生产线前驻足良久。

 令人惊叹的“高效” 

刚走进工厂没多久,吴老师就卖了个关子。

占地面积36.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0.4万平方米的哈尔滨工厂,从原料进来,到成品入库,一共要经历411道检测工序。

“我们猜猜看,这里需要多少人?”答案在几小时后揭晓,包含科研人员和操作工,只需要100余人。这个答案不仅让学员震惊,也让吴老师本人觉得不可思议。

飞鹤生产奶粉的核心环节之一在干燥塔的控制上,即便这里,需要的人力也极少。

站在38米干燥塔楼顶参观玻璃窗外,学员们能清晰地看到喷枪围绕着干燥塔斜插进去,就像伞面上的伞骨,双物料系统在产能全开时可以交替连续生产20余天。

每次被雾化的颗粒会被筛选,大颗粒通过,小颗粒会从排风系统排除,重新打回到干燥塔里变成更大的颗粒,这样能让奶粉颗粒的均匀度更好,更容易溶解。

工程师给学员们解释其他奶粉颗粒和飞鹤的区别,其他奶粉颗粒可能是中间一个柚子,旁边散落着葡萄,而飞鹤的奶粉是若干个苹果放在一起,旁边有几颗葡萄点缀。

生产区域里,管道交错的密度就像坐在飞机上俯瞰城市的高架桥,管道开合的控制都通过自控阀,而传统的工艺可能需要工人打开手阀切换生产线,这样会增加出错的概率。

在飞鹤,切换物料和生产线全部通过后台自动控制,发现异常会有三次校验,三次报警,这样能保证产品的绝对安全。除了一些检查,生产过程很少需要有人干预,可以做到“人停机不停”。

已经第一 仍在“内卷”

 

尽管飞鹤目前在市占率上属于中国第一,但在内部管理上,仍有办法自我督促。

飞鹤是国内首家引入了AIB国际审查体系进行飞行检查的乳企,与广告上那些声称符合哪些标准的宣传话术不同,在吴老师看来,AIB是全球公认的好公司才敢做的一件事情——飞鹤聘请顶级专家来飞行检查,这就要求飞鹤自身无论在什么时间、在哪个工厂、在哪个车间、在哪条生产线,都要时时刻刻保证质量的高标准。

飞鹤的员工告诉学员:“有可能他们还正在开会,就有人忽然通知,行业蓝军已经换好了衣服进车间检查了。

用行业蓝军进行更高标准的检查同时,飞鹤内部也鼓励员工发现问题。比如,飞鹤涉及到食品安全和法规红线的决策,包括一线操作人员在内,任何人都有对决策的一票否决权。

管理的作用体现在了产品质量上,飞鹤奶粉的蛋白质和干物质含量远高于国家标准和欧盟标准,而菌落指数优于欧盟标准的20倍、优于国标标准的400倍。

好的企业一定要想到明天

出生在养牛家庭的冷友斌,在接手飞鹤后,第一件事是抓奶源。从他当厂长起,就立志要一点点改变养牛的模式。

于是,在2006年,在参观了一家美国农场被触动后,冷友斌决定自建牧场。

他说:“好的企业一定要想到明天。”这不仅能概括飞鹤的过去,也能概括飞鹤的将来。

就算站在当下,我们也很难联想到脑发育与一罐奶粉的联系,但飞鹤的脑发育研究课题已经进行了多年,国内外顶级脑研究学者与飞鹤合作,研究大脑发育精准的营养需求。

冷友斌说,“脑科学研究”像一把钥匙,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关乎人类健康、生命的未来大门。飞鹤开展脑科学探索,就是在人一生中的关键阶段架设起支点,支撑他/她未来的无数可能。

这是飞鹤对未来的期待,也是每一个飞鹤人坚持不懈、努力一生的事业。

走进标杆工厂2024,遴选国内标杆工厂,探索智能制造新创新。未来我们将走进更多智能工厂,你若有意,邀你一起同行。点击按钮▼了解更多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