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米筐投资

米筐投资

(140806)个赞

(956)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一场巨大的连锁反应,开始了!

作者: 米筐投资 | 02-22

1

龙年春节,整个中华大地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我也回到了农村老家,像过去三十多年一样,流程化的、安心的过个年。也只有这时候,才能和一年未见的发小亲戚聊聊天喝喝酒。尽管每年都回家过年,但一个感觉越发明显:农村的人口减少,愈来愈严重了。2023年,全国总人口比2022年减少208万,已经是连续第二年负增长。然而,城镇和乡村的人口分化,更为明显。2023年,城镇常住人口达到9.32亿人,比上年增加1196万人。与此同时,乡村常住人口4.77亿人,比上年减少1404万人。一增一减,也让城镇化率来到了66.16%,历史新高。城镇化的高歌猛进,造就了城镇人口每年增长都在2000万上下。而农村的人口每年都能减少1300万左右。很多人看着这些宏观数字没什么感觉,但如果你到农村去看一看就能明白。多数人都走出乡村外出上学、务工,村子里只剩下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少了人气的老家农村,也愈发显得衰败。甚至,有些农村已经消失。1990年,全国村庄数量377.3万个,到了2022年剩下233.2万个,32年时间减少了144万个。简单计算一下,平均每天消失的村庄数量已经达到了123个。农村人口,在加速流失。农村,也正在加速消失。

2

农村人口下降,只是人口连续下降带来的巨大连锁反应之一。最先受到冲击的,是幼儿园。2022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8.92万所,比上年减少5610所,下降1.9%。这是全国幼儿园数量从2007年之后,首次下降!所有巨变,都是从第一个拐点开始的。尽管2023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可以预见,幼儿园数量会继续下降。细分一下,民办幼儿园成为其中的重灾区。2022年,全国普惠性幼儿园增加了1033所。结合幼儿园整体下降5610所计算,非普惠性幼儿园减少了超过6600所。毕竟过去三年的特殊环境,让自负盈亏的民办幼儿园确实难以支撑。幼儿园关停潮的核心原因,还是招不到学生。2022年,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627.55万人,比上年减少177.66万人,下降3.7%。同样,这是2003年以来,幼儿园在校生数量首次下降!而招生数量,更是连续两年下滑。2021年,幼儿园招生数量下降265.2万人。2022年,幼儿园招生数量下降165.8万人。招不到学生,成为如今幼儿园的最大难题。有些幼儿园,已经开始发起了“抢生源大战”。幼儿园在校生数量的下降,进一步也会传导到小学、初中。2022年,全国普通小学14.91万所,比2021年减少了5162所。全国初中5.25万所,比上年减少391所。而拉长时间线,普通小学的数量一直呈现下降的状态。1982年时,全国还有88万所小学。40年时间,近73万所小学消失了。同时,招生数量也在下降。2022年,全国普通小学招生数量1701.4万人,比上年减少81.2万人。这已经是连续三年招生数量下降了。尽管2022年普通初中招生数量还增加了25.9万人,但小学招生数量的下降,迟早会传导到初中。这其中,农村小学、中学的处境,更令人担忧。以我老家村里小学的状况为例:2018年,就读学生230人;2019年,就读学生190人;2020年,就读学生160人;2021年,就读学生130人;2022年,就读学生只剩下了96人。而到了2023年,学校里只有不到70个学生了。如果再继续下滑,学校不可避免将会被关停。实际上,由于撤点并校的实施,从1997年到2010年的14年间,全国农村小学减少30万所,占全国小学总减少量的81.3%。农村教育的状况,不容乐观。人口下降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连锁反应已经接连发生。

3

学校数量、学生数量下降的直接结果,便是不再需要那么多教师了。与想象中不同,全国教师的数量还在逐年递增。2022年,小学专任教师已经达到662.9万人,初中专任教师达到402.5万人。一面是学生数量下降,一面是教师数量上升。这就导致,师生比(一个老师所教的学生数量)开始下降。2022年,学前教育的师生比为1:14。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是1:10甚至1:7。如果按照1:14的师生比,随着出生人口的下降,到2024年在园幼儿将减少1100万,进而会机械性“多出”70多万幼师。2025年,还会再“多出”30万。100万幼师,可能会失去工作。而另一份研究报告的测算显示,与2020年相比,2035年的小学教师可能会过剩150万名,初中教师过剩37万名。今年1月,北京丰台区就提出“探索建立教师退出机制”。而早在2022年11月,宁波教育局就提出,拟对未能聘任上岗、考核不合格、违反师德或因其他原因等不能胜任(坚持)教学岗位工作的教师予以退出。教师的铁饭碗,有了被打破的迹象。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比如推进小班教学。目前,全国普通小学平均每个班级38人,初中46人。如果维持现在的班额不变,到2035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确实会过剩超过100万。但如果把每个班级的人数减少到25人,教师不仅不会多,还会缺。小班教学,能带来教学质量的提升,但相应的成本也会上升。在县城、在农村,没有多少学校能长期维持高成本教学。而对那些没有编制的合同制教师来说,退出机制一旦铺开,手里的饭碗更是岌岌可危。同样的道理,人口的逐年下降,也不会再需要更多的公务员。最近两年,山西、安徽、湖南、内蒙古等地方,都已经开始推进人口小县的机构改革。比如山西娄烦县,整合撤并33个单位,精简人员编制341名,下沉乡镇人员编制56名,节约人员经费3410余万元。有些人的铁饭碗,端不稳了。人口基数的变化,掀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正在改变着这个时代。

重生,破竹春季前瞻——

破竹春节直播不打烊,多位行业大咖相约直播间分享当下的局势与投资逻辑,10场直播助你开年把握投资方向标!!

识别图中二维码进群,抢定春节直播观看权益!

每天仅开放100名额!!

✎THE END来源:米筐投资(ID:mikuangtouzi) 作者:老船长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