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牛弹琴

牛弹琴

(198894)个赞

(1170)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这是今年达沃斯最具争议性的一篇演讲,没有之一

作者: 牛弹琴 | 01-23

毫无疑问,这是今年达沃斯最具争议性的一篇演讲,没有之一。这不仅是阿根廷总统米莱上台后,第一次国际亮相。更重要的是,他激情澎湃的演讲后,世界首富马斯克击节赞叹。马斯克甚至还发了一张“色图”,一对不着寸缕的男女,正激情地上演着爱情动作游戏,即便如此,男子一边做,一边忍不住看着电脑里的米莱演讲。马斯克还给图片配了一句话:此时此刻,太刺激了。图我就不贴了,贴了干扰大家对本文章的阅读。但这种刺激感,也只是代表马斯克。我看到,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就痛骂,我们完全被新自由主义洗脑了,米莱回来了,但他的经济政策,其实就是“在无人居住的地区抢劫”。我还看到,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也忍不住痛批,米莱表面看是自由主义者,但其实他是麦卡锡主义者,甚至介于纳粹主义和麦卡锡主义之间,“阿根廷人民必须为米莱在达沃斯犯下的错误,感到悲伤、羞愧和愤怒,这是一种耻辱”。米莱究竟讲了什么呢?确实很米莱,他一开头就警告:西方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为什么?用米莱的话,“西方世界的主要领导人,已经放弃了自由模式,转而采用了我们所称的集体主义的不同版本。”他下了一个结论:集体主义实验,永远不是困扰全世界人民的各种问题的解决之道;相反,它才是问题的根源。“请相信我,没有人比我们阿根廷人更有资格来证明这两点。我们在1860年采纳自由模式时,35年间我们成为了世界上领先的大国。而当我们在过去的100年里拥抱集体主义时,我们目睹了我国的公民如何陷入系统性的贫穷,全球排名下降到了第140位。”我看到,一些朋友认为,这是米莱在痛批社会主义,是在攻击中国和越南等国。错!大错特错。米莱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他完全没有这个心思和动机,去谈论万里之遥的中国和越南,他攻击的是目前西方乃至整个世界的治理模式。因为很简单,他口中的集体主义或社会主义,跟我们的社会主义,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么说吧,按照米莱的政治图谱分类,在拉美,现在绝大多数都是左翼执政,从巴西到委内瑞拉到墨西哥,自然都是社会主义;在西方,北欧国家一直就是社会主义;即便在美国,民主党也经常被嘲讽为社会主义。知道了这个前提,我们就能更理解米莱的意有所指。他说:一些国家,以所谓市场失败为借口,引入监管,这只会扭曲价格体系,阻碍经济计算,因此也阻碍了储蓄、投资和增长。问题主要在于,即便所谓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也不理解市场是什么。因为如果他们真的理解了,就会很快看到市场失败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存在的。他还说:对垄断进行监管,破坏它们的利润,并摧毁增长的收益回报,这将自动地破坏经济增长。换句话说,每当你想要纠正一个所谓的市场失败时,由于不了解市场是什么,或者是因为沉迷于一个失败的模型,你就在为社会主义打开大门,将人民置于贫困之中。意思也是很明确的,什么反垄断,什么政府管理,统统都不需要,国家也不需要,但你们不能倒向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所以,他上台后,一系列政策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第一板斧,18个政府部门,拦腰砍一半,减少到9个;第二板斧,货币比索贬值,贬值超过一半,物价飙涨100%;第三板斧,经济休克疗法,国企拍卖,很多事政府都不管。米莱的矛头,不仅对准了集体主义,而且还对准了女权。他是这样说的:激进的女权主义所导致的,只是更大的国家干预,阻碍了经济过程,为那些对社会没有贡献的官僚提供了工作,例子包括妇女部门或致力于推广这一议程的国际组织……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还将矛头对准了环保,对准了堕胎。他的逻辑是这样的:社会主义者提出的另一个冲突,是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对抗,声称我们人类破坏了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地球。他们甚至走得太远,主张人口控制或血腥的堕胎计划。不幸的是,这些有害的想法已经在我们社会中占据了强势地位……似乎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事实呢?气候变化,不是全人类的威胁吗?但米莱和特朗普一样,认为这是一个骗局。至于女性堕胎权,这在西方被认为是女性自由的一部分,但米莱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还有,如果完全自由贸易,那西方的种种制裁封锁,自然是完全错误的。米莱就会跟特朗普发生激烈的冲突。另外,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那怎么解释,北欧社会主义一直很富裕?我相信,对于他的观点,支持的人支持,不支持的人永远不支持。也难怪马杜罗痛批,你是伪自由主义者,实际已介于纳粹主义和麦卡锡主义中间。但不得不承认,米莱演讲的鼓动性。尤其是他最后几段,讲得是慷慨激昂、血脉崩张。他甚至说:“国家不是解决方案,国家就是问题本身。你们是这个故事的真正主角,请放心,从今天起,阿根廷是你们无条件的盟友。非常感谢,自由万岁,去TMD的!”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粗俗,就是这么口无遮拦。那按照米莱的主张,不仅仅是阿根廷,美国、欧洲、拉美,很多国家的很多部门,都可以统统被砍掉,公务员都可以下岗别上班……但这样真好吗?反正,米莱上台一个多月,阿根廷通胀继续飙涨,现在达到了200%以上;更多人失去了工作,现在五分之二的阿根廷人处于贫困中。演讲完后,米莱立刻去找IMF总裁,商谈阿根廷债务的事情……我看到,西方媒体就注意到,阿根廷的前宗主国,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的演讲,有些观点跟米莱几乎是针锋相对。桑切斯说:极右翼的崛起,只不过是更深层次问题的征兆,那就是中产阶级的受挫感,“我们必须大胆地定义一种新的繁荣范式。”联合国贸发会秘书长丽贝卡·格林斯潘则认为,阿根廷的政策无法参考,“一个国家需要一个高效的公共部门和一个活跃的私营部门,因为有些事情是私营部门做不到的。”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则说,米莱所做的,让人想起墨西哥当年的全面私有化。但墨西哥一度陷入更糟糕的境地,用洛佩斯的话说,“让国家消失,让国家被稀释,我们将离开市场,我们已经遭受了这种痛苦。”最后,怎么看?还是那句话,这注定是一场极具争议性的演讲,赞赏的人赞赏,譬如马斯克,譬如特朗普;反对的人反对,譬如洛佩斯,譬如马杜罗……但不得不承认,米莱就是米莱,他演讲的鼓动性,乃至煽动力。但也不得不看到,阿根廷就是阿根廷,阿根廷面对的艰难挑战,阿根廷人的愤怒和彷徨,以及受挫感。毫无疑问,这是人类社会的一次重要试验,如果成功,很多西方经济学理论都将被颠覆。还是祝福阿根廷吧!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不多说了不看好米莱的鼓励五毛钱看好米莱的鼓励一元钱我们还是祝福阿根廷吧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