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期乐会

期乐会

(33161)个赞

(139)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这家私募去年完成超额收益近50%,期货股票同类产品排名全市场2%!——期乐会专访九招私募联合创始人孙楠

作者: 期乐会 | 2023-10-26
导读:

这是一家公司旗下所有产品盈利状态;去年完成超额收益近50%;同类产品排名全市场前2%的私募机构!

期乐会专访“九招私募”联合创始人孙楠,带你一起聆听私募视角下的量化交易,一起看看吧!

专访嘉宾介绍:

专访嘉宾:孙楠

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拥有20年的投资经验和10年的量化经验;九招私募联合创始人,九招私募团队的高频策略自2019年起连续几年获得40%以上收益和2%以内的回撤,股指CTA策略和股多策略位列同期量化产品的前2%。

点击观看正片

如果你也喜欢这支视频,记得点个赞或转发给你的朋友吧~

期乐会的朋友大家好,我是九招私募的联合创始人孙楠。

1、期乐会:您的从业历程是怎样的,是如何接触到交易的呢?

孙楠@九招私募:我进入交易市场是蛮早以前了,我大学在上海财大,上海财大应该是属于中国比较早开设证券期货课程的学校,所以在大学里面开始接触投资交易。

毕业以后,我就进了“德隆系”的券商,现在跟很多人讲“德隆系”可能都没概念,“德隆系”是当年的中国第一庄,中国第一民企,我在里面经历了很多也见识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开始了自己的投资,到现在差不多20年的时间。

这二十年,前面十年是主观交易,以做股票为主;2013年,也是机缘巧合,我当时在一家外企,我的老板是华尔街回来的一个对冲基金基金经理,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量化的知识,所以从十年以前就转成了这种量化的这种方式,这是中间的一个分水岭。

如果再说一个分水岭,就是去年的12月20号,也是挺好的一个日子,我太太的生日那天,“九招私募”成立,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个时刻,我们算是从以工作室自营为主的机构,变成了是一个正规的私募机构,一段新的职业生涯开始了。

2、期乐会:主观VS量化,为什么选择了后者呢?

孙楠@九招私募:我是后十年开始做量化交易,但知道它肯定不是在2013年,但你知道或以各种方式接触“量化”这个词和自己做量化交易,这是两个概念。

2013年开始,和当时的老板、还有我们现在的投资总监陈总,大家都经常在一起来玩量化的事情,每个周末,陈总都到我家里面,我们就利用周末的时间开始一起研发各种量化策略。

主观交易跟量化,我个人觉得一直是没有好坏之分。或者说从我们最基本的理念上来说,我们觉得最重要的不是主观还是量化,而是“找到不对称的地方”。就是我具备哪些别人不具备的相对优势,因为我是学经济的,所以说我们会讲究这个东西。

我们从两个方面去找这个“不对称性”:

第一,主观交易需要一些承受回撤的一些能力和心态,我个人觉得我在这方面是比较差的;第二,我们周边的资源,资源就包括着个人的技术、秉性等等,还比如,我刚刚有介绍,陈总算是我们认识这么久的同事,也很幸运的是,我现在身边上有一批这种技术、心态都比较好的、适合做量化的同事和资源,那自然而然就会倾向去选择量化交易。所以说我个人其实并没有说对主观交易有任何的负面观点,我觉得只有合不合适。

3、期乐会:当前九招私募产品的运营进展情况如何呢?

孙楠@九招私募:“九招私募”现在有发五个产品,确切来说是分为四个策略,有两个高频,一个股指CTA,一个商品CTA,还有股票的量多策略。就像有人在问我们“九招”这个名字的由来,我有一句话不太好意思说,九招嘛,三个三招。

我们的策略可能比较多元一点。未来有机会,我们也有一些比如说转债的策略,期权的策略,其实也是可以去发产品的。

新牌照、老团队

虽然我们私募牌照是新的,但是我们团队已经从2017搭建一起共事到现在,用了很长的时间来磨合各个产品线,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我个人的理念:广义的对冲基金,其实它不见得一定会去做对冲的事儿,但是市场比较多,它会在多个市场之间去找到投资的机会,乃至对冲的一些机会,所以从我们的角度上来说,我们认为一个真正能够长期稳健帮客户赚取收益的策略,其实就是跨市场的一种策略,我们会坚持这一点。

目前交易团队管理资金的资金规模,如果加上一些单账户,包括我们的自营资金,目前大概是有个2.5亿的管理规模。我们现在客户还少,但我们不是很在乎整个管理规模有多快的去扩充,还是希望每个客户都有比较好的体验,从一个生意的角度、或者从做人的角度来说,“慢就是快”,一味的去追求“快”,实际上反而会得不偿失。

前2%!

至于成绩,我们只能说暂时还不错。

首先,五支产品目前全部都是盈利状态;其次,我们也知道从去年开始,整个市场是比较差的,不管是期货还是股票。因为合规的一些原因,在这里我们不能在这里讲任何单独的产品,但我们在私募排排网上的其他的同类产品比较过,如果是近一年的业绩的话,不管是我们的股票的量化多头,还是我们的股指的CTA产品,我们在大类的量化里面都能够排在前2%,如果再加上对回撤的控制,我们可以往前再排一排,这也是我们比较骄傲和自豪的一点。

当然,我们站在敬畏市场的角度,战战兢兢不断的去研发新的策略,能够让我们这个不错的业绩能够保持下去。

图:孙楠在为九招私募产品做路演

我们一直追求在控制回撤的基础上,能够做到尽量多的收益,这是我们的一个一直以来的这个目标,也是我们会比较看重“基金卡玛(calmar比率)  ”的原因,“卡玛”的公式是年化收益除以最大回撤,也就说历史上出现过的最大的一个风险是多少,回撤是多少,但是你又获得了一个比较好的收益,这是一个非常容易理解的一个收益回撤比的一个概念。

期乐会Tips:calmar比率

卡玛比率是描述基金收益与最大回撤之间关系的指标,也称为单位回撤收益率。

计算方法是卡玛比率=区间年化收益率/区间最大回撤。

卡玛比率越高,说明基金在承受单位损失时所获得的回报也就越高。

4、期乐会:怎样看待:“私募是一个“做人”的行业”?

孙楠@九招私募:在我看来,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个做人的行业。

这个行业很大,但是也很小。因为圈子就这么小,说白了,我帮别人做了一些什么样的产品,成绩怎么样,其实在圈子里都是透明的状态。

不管是从这个行业的现状,还是说从我们个人的秉性,每个人都只能去做一些符合自己秉性的事情,我们经常会说一句话,一个人他这一生中在哪里能赚到钱,这是一定的,所以我们做不来一些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情,资管私募这个行业,其实不会一次一次的给你机会,信任的成本是无价的,金融背后其实都是信用。

5、期乐会:量化交易能从本质上克服人性心理弱点吗?

孙楠@九招私募:它一定能做到,但是一定不能完全做到,如果说我的策略发生了一种情况,连续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在亏钱,那我还可以拔网线啊!

回到现实层面,如果主观交易可能让你遇到一个100分的痛苦,通过一些量化的交易方式,我们可能可以去规避到80分,但是剩下的20分,主观和量化交易在我看来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我经常会给我们这里的小伙伴举一个例子:我们量化交易赚什么钱?是“把嚼过的口香糖再嚼一遍”,那可能我获得的收益对于每一次的收益来说不会很大,但是我的风险的确也能够分散,这样的话我也能够睡得好觉,逻辑上就是这样。

我们同样看哪怕比较成功的投资人,同样做了五年十年交易,一个是做主观的,一个是做量化的,我个人见过的可能做量化的人相对来说会轻松一点,做主观交易,有的时候要纠结在于每一天甚至每一笔的交易,我到底要不要做加仓减仓……当然会有很多人有自己的交易系统,它会缓解这种情况,但仍然会面临这样的选择。

做量化相对来说会轻松一些,不管盘面怎么改变,只要我的程序不出问题,那我就正常来跑,它的纠结无非在于,假设我们过了一两个月,结果和我的预期不太相符,我的量化程序在亏钱,那我要不要停掉,以及有人会他会不断研发新的策略,会把那些策略再去做一些新的组合,纠结的层面,我理解的在于这里。

6、期乐会:量化在交易层面发挥了哪些作用?

孙楠@九招私募:我们要先对量化有个定义:我先有一个想法,把他用计算机的语言去实现,最重要的是做出交易决策的是谁?我们发现很多人说,我做量化有很多数据,那做基本面也有很多数据,如果每一个交易决策都是机器做出来,只是说我手工去点了一下“下单”,这是不是量化呢,所以每个人的定义不太一样,那我比较认可的是一种比较主流的定义:量化交易的决策是机器做出来的。

再说说量化它解决了什么问题:

第一,它是一种提高效率的手段。把想法在市场里去做了验证,量化让这个效率提高了很多倍;

第二个作用是在交易层面,它战胜了很多人性的弱点,比如说按照交易逻辑,"我应该在下跌的市场上下多单",很多人其实下不了这个手,刚才有讲过,我盘中看盘的时间不是很多,就是因为量化来解决了这件事情;

第三也是从交易层面,在高频交易里,很多交易机会太微观,比如说我们公司的高频交易现在已经在延迟方面达到了微秒,一个一秒是1000毫秒,一毫秒是1000微秒,这是人所做不到的,我的对手也一定是其他的一些机器。

所以,量化在高频交易中发挥了二和三层面的优势,如果是中低频,那最起码有一和二两个优势。

7、期乐会:量化策略的稳定性如何?

孙楠@九招私募:对我们来说,做量化的确要爆仓也不太容易,比如我们的股票策略,我们会分很多子策略,子策略又分子策略,最下方的每一个子策略可能都会持仓至少是一两百只的股票,它的风险如此分散,爆仓这件事其实很难发生的,这是一个事实。

主观和量化都是一种投资方法而已,背后赚钱的根本点都不在于主观或量化,这也是我们公司跟其他做量化的公司一个蛮大的区别吧,我们公司有IT公司转型背景,其实是有好的前提条件去做一些偏AI的投资,我们确实也花了很多的功夫,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用到我们的产品上。

整个市场的逻辑的理解是一个大前提,一切基于“不对称”性,我们公司的一个理念是“逻辑优先”,也就是说不管是主观还是量化,量化更多的是一种手段,是一种效率工具,是一种辅助你去战胜你的人性弱点的一个下单工具,而不是说是完全不一样的南辕北辙的投资方法。

有一个例子,就比如中医和西医:对西医来说,他们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某个因果逻辑的细节执行上,西医去做外科手术的时候,他肯定也会把各个成分计算的更加精准,更加像一个工程。我们在计算精准的情况下,我就几乎让爆仓变得不太可能,这是我认为比较大的区别。再多说一句吧,很多行业都在完成这样的改变,不只是投资行业,比如说游戏行业、电影行业,它其实都已经完成了工程化的转变。任何一个项目在开始之前,我的投入和产出就已经算的非常清楚了。

投资行业也是这样子,一开始大家都是懵懵懂懂靠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多的我会通过精确的计算来知道说我到底是在拿多少资金、多少风险来换取多少收益回报。

8、期乐会:如何理解“不对称机会”?

孙楠@九招私募:不对称是指说人对自我的认知,就是用我的优势来打别人的劣势。

站在我们投资的角度上来说,如果我是一个心理很强大的人,我特别喜欢研究一个公司或者是一个标的,那我为什么不去做主观呢?我的产业背景是我的优势,那我就一定会坚持这一点,反之,我的优势如果在于我有非常好的逻辑思维的能力、编程能力,以及我对背后研究方法的研究,比如量化里面的因子,即到底对这个收益产生变化的要素是什么……如果我对这方面有研究,那我为什么不去做量化呢?

所以,这里面的不对称,首先是一个比较宏观的概念,是对自己优势的把握,那么我以我的优势战胜别人的劣势,这也是一种战争。每个人、每个公司都要找到这种不对称性,这才是所有的生意和经济运行的基本逻辑。

至于微观的层面,更多的强调一些因果逻辑性,因果逻辑性就会体现在我们知道这个市场上其实有哪几种人群,每种人群他们在干什么,如果能对他们的行为有一定的把握,其实就是我们叫“量化纯拟合”的策略,拟合策略就是因为缺乏了对这种东西的把握,所以他有可能会比较快的失效。比如我们知道期权什么时候会到期,到期之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比如说要赚时间价值的钱,那为什么会赚时间价值的钱呢,那是大概率的事情,其实这就是逻辑性的东西。

9、期乐会:怎么看待“回测美如画,实盘豆腐渣”?

孙楠@九招私募:“回测美如画,实盘豆腐渣”,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一个事情。

量化要做回测,做回测呢,我们就要搞清楚因果,有时候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发了。我们首先还是要找到一个比较坚实的逻辑,这个逻辑可能经济学的原理或者是什么制度或机会,找到了这个原理,然后我们会有一个想法,然后通过回测去验证这个想法。但是现在很多人并不是这样子,他们是先去回测,这个回测可能是非常随意的,然后不断去调,这就有点像在一个根基完全不牢的建筑上去建很多的房子一样。

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大数据挖掘这件事情,但我们毕竟要对什么叫“大数据”有一个比较深刻的定义,就是现在我们认为的金融市场的数据,其实远远到不了大数据的程度,哪怕是我们拿最精细的LV2数据,这个数据量仍然是不够的,在这样一个数据量里,如果我们不讲逻辑,纯粹讲挖掘,那么很容易就会出来一条不错的曲线,但实际上是自己骗自己,一旦实盘,变得所谓的“豆腐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所以说拟合是正常的,因为回测就必然会拟合,但是怎么算过拟合,为什么会过拟合,我只是把我的理解说一下。

10、期乐会:是否存在一劳永逸的躺赚量化交易策略

孙楠@九招私募: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一劳永逸的方法,哪怕现在量化的祖师爷西蒙斯把他的一段代码泄露出来给其他人用,也有可能在几个月之内策略就没有多少作用了。如果指望一劳永逸,本质上来说是在渴求一个永动机,或一个“点石成金术”,这是一种奢求。

我们或类似我们这样的公司会有很多量化分析师,所谓的Quant,Quant就是不断的去做各种新的尝试,新的数据、新的模型、新的打法,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量化这个领域仍然是很“卷”的,可能全世界的聪明人,不只是中国人都在卷这件事情。你之前发现了一个金矿,很有可能这个金矿有人已经发现了,越多越来越多的人也会发现,它很快就会变成一个荒芜田地,然后被迫不断的再去找下一个,这其实是做这一行人的宿命。

11、期乐会:主观交易VS量化交易研究重点的区别是什么呢?

孙楠@九招私募:做主观交易的人比较强调深度,他的研究标的主要是一家公司一个产业链的供需存,也包括技术分析,这是主观交易的打法。

量化交易者关注的不是某一个标的或产业,而是关心它背后收益的驱动要素。驱动要素会有很多层面,比如BARRA因子里面,一个企业的成长是一种要素,市值是一个要素,价值也是一种要素、一个因子,我只关心这个要素,至于说这个要素它会影响到100家、1000家公司,还是几千个标的,这个都没有问题。

在期货量化投资里面,我们同样更关心要素的层面,比如有成交量的期货品种都会去交易,可能是40个、50个,我们会关心它背后驱动要素也就是因子。这又有点像说我们讲的西医,哪一种化学物质对哪一种病毒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其实是关心的这个要点不一样。

12、期乐会:有一种说法,量化策略就是自助餐、需要自选搭配因子吗?

孙楠@九招私募:如果把自助餐的各种菜看成因子,现在可以把它分成两大类,阿尔法因子和贝塔(风险)因子。风险因子(风险)一般来说,我们觉得也是ok的,因为量化不见得它是一直能赚钱,它也是需要符合这样因子的市场状态,我冒着这样的风险去获得这样的收益,盈亏同源,这是一种打法。这种打法当然可以去搭配,选到我合适的因子以后,等市场的风,吹到适合的因子的行情,我也能赚到我属于我的一份钱。

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就我刚才讲的非常卷的一种情况,就是不断的发现新的“菜”,参与这件事情就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了,其实这几年对阿尔法因子和风险因子本身的定义也有一些变化,比如说,有一种说法是说只要能解释的都是贝塔(风险)因子,无法解释才是阿尔法因子,但是我不见得完全赞成这种说法,我只是想表达,为了去找到真正的“阿尔法”,还是有一帮很聪明又很努力的人,卷去来去完成这样的过程。

我经常会对来我们这边应聘的学生提几个很看起来跟技术没有什么关系的问题:第一,是不是真的能够证明你是有热情去做这件事情,第二就是创新,你是不是一个真的有想法的人。在我们看来,年轻人最大的价值不在于现在知道什么,而在于它的想法很多,以及进步是飞快的。

我们公司官网上有两句话:一句是黑格尔讲的:“没有热情,一切伟大的事业都不能去成就”;第二句是:“只有方法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不可战胜的至高无上的力量”。这个方法其实我们也可以认为是所有“矿工”孜孜不倦去追求的东西。

13、期乐会:可以介绍一下关于澎博旗下的“真格量化”平台和“九招私募”

孙楠@九招私募:说到“澎博”,可能普通的投资者会有点陌生,实际上澎博旗下的有很多软件比如“博易大师”,各个期货公司用的APP,金字塔等等,根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做期货期权的投资者有70%是天天在用我们的软件的。

“真格系列”也是澎博财经旗下的一款产品,很多人也许会问,为什么有了“金字塔”,我们还要去研发真格平台,其实我们觉得“真格”的产品定位会相对来说更偏高一点,因为它是更适合私募或者专业团队来玩的一个东西,相对其他市面上常见的软件门槛会来的高一些,它的语言是以Python为主,当然为了执行效率,他的底层的C++,让它去做一个很好的融合,所以说可能来了100个用户,真正在我们平台上能够留下持续的去用的有可能是5到10个这种级别。

但他一旦留下,就会发现在这个平台上做出来的回测跟实盘非常像,因为它的整个交易机制就完全不是见价成交的机制,等于说把每一个Tick按照交易所撮合的方式去模拟,当时你下单的时候,对手的盘的量是多少,我们能吃到多少,都有严格的模型控制。

当时取“真格量化”这个名字,意思就是,在量化里面玩真的!这也是我们九招私募一个非常大的法宝,就是我们要跟别人长期的竞争优势。从IT方面的,像真格平台,我们资管风控系统,以及澎博给我们提供的数据的支持,其实都是很重要的优势。

关于九招私募,我们在初期的时候仍然是以做曲线为主,这是我们的第一的一个目标和选择,我个人的精力也是会尽量少的放在一些对外的一些宣传方面,尽量多的在家里面继续把我们的策略做好,我个人和公司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个重点还是会在这里;第二就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既然是一个私募的生意,那当然是需要一些对外的募资,就现在来说,10个亿的规模对很多一个金融机构可能是一个门槛。

这个方面我们内部大概有三条线:第一条线,我们有些策略的容量还是比较大的,初步已经跑出来比较好的曲线,如果说有一些很好的渠道我们要去合作扩容量,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时候;第二,我们跟其他私募相比,其实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就是做策略研发的人数以及我们人均的成本,在整个业内算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自营的部分资金,在一些容量不是那么大的策略上面会来补贴一些人力成本,让公司能够健康的运作下去;第三是我们会去新搭的一条线,比如说这段时间整个以Chatgpt为例,有很多的新的工具会出来,这不是一个颠覆,仍然是一个效率工具,但是我们需要去跟上这样的浪潮,会招一些对这个方面有自己的一些研究的一些新人,去专门组一个团队,这个是我们目前的一个规划。

14、期乐会:平时没在工作的时间都在干嘛?

孙楠@九招私募:我现在把自己的时间大概分成三个部分:周一到周四正常来说我都会在公司待到晚上九点以后,周五下班会比较早,回家陪陪父母,周末就陪陪太太和小孩。业余时间相对比较少一些,但这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因为公司几乎所有的账户全部都是量化的,盘中我们也不太看盘,其实有的时候会觉得这个游戏挺无聊的。反而是在盘后会做大量的复盘讨论。

15、期乐会:目前团队成员的构成

孙楠@九招私募:我们现在公司的人数比较多,尤其是作为一个初创的私募公司来说是比较多的,大概分这么几类:第一类属于行业老炮,比如以我们陈总为代表,他是清华的本硕,也是中国比较早的CFA,毕业就从大摩开始,当时大摩在中国大陆就找了他一个应届生,这是一类。九招是脱胎于澎博财经的创新事业部,所以还有一部分是IT研发人员,我们也会刻意找一些偏数据挖掘的人员,这个对于做量化也是比较重要的。第三类人员是我们坚持在培养一些顶尖学校的学生。

我不太喜欢给大家安排一些加班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我们公司官网上有句话很有意思:“如果没有热情,任何伟大的事业都不会成功!”可能这句话听起来很鸡汤,但其实我想表达,这个行业它是属于典型的所有的技巧,比如量化里的编程能力,这些技巧都是下限,没有这些下限,从事不了这个工作,但是这个行业的金字塔尖,一定是出于你的热情,如果没有自我驱动的能力,对这个事情没有很大的热爱,没有必要从事这个行业。

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可能这是一个最好的职业,很少有职业是让你在刚刚毕业的时候能拿到很高的薪酬或高额的提成,但如果你没有热情做到那1%,这有可能是一个糟糕的职业发展。很多人包括一些来应聘的朋友跟我说,对量化策略非常有热情,我会问他一个问题,你会花多少业余时间在上面,其实这个很简单,你的兴趣会体现在,没有任何人要求你,但你自然而然就在做,这才是你真正的兴趣。

16、期乐会:如何看待未来量化交易的前景和挑战?

孙楠@九招私募:我们很卷,我们也必须接受一个会越来越卷的事实,就像我们现在看华尔街市场,大家都在卷所谓的超额收益5%,我们现在还在卷要超额20%以上,我们的账号还算比较运气,去年做到了超额接近50%,我想说,这是一个不可逆的现象,有些人可能不了解量化交易,会说量化没什么好处或者对市场怎样,我觉得还是要把真正的对量化的定义能够放的大一点,再来审视这个问题。

就像我说的,有一些事情是不可逆的,比如刚才提到的,整个电影行业游戏行业都越来越工程化,背后的决策越来越数据化,我们投资当然也是越来越多的数据去辅助决策,然后让机器去执行,这个事情它发生在投资行业,也会发生在各行各业,中国今后的市场一定会慢慢向华尔街去逼近,超额收益越来越难做,量化跟量化之间更多的去互相抢占对方的市场,所以说这个事情是不可逆的。对现在我们国家甚至亚洲,市场散户化程度还是比较高一些的,以后的趋势还是更专业,毕竟投资是严肃的事情。

我再引用一个牧师的话吧:请赐予我勇气,去改变我可以改变的事情;赐予我平静,让我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赐予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区别。我们不鼓励每一个人冲到这个市场,不管是主观还是量化,可能真正的生存比例不是1%,是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那么就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你完全也可以去购买一些产品或者其他的方式去达成合作。

17、期乐会:有哪些为投资者推荐的书籍吗?

孙楠@九招私募:有关于西蒙斯的一本书《征服市场的人》,其实更多的是一些故事,可以长见识。在我看来,量化相关的书往往会更多强调一些“术",我觉得真正对我们有一些帮助的不见得是量化相关的,可能是一些通用层面的书。

比如市场营销学里面的很经典的《定位》,我刚才反复强调所谓的“不对称”,它符合经济学原理,当然也符合《定位》中理论;比如《孙子兵法》里面讲到最后永远不是以少胜多,而是在这个特殊的领域以多胜少;在执行方面,我个人会觉得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类似于《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你不管是做任何的事情,真的到执行层面,都离不开这些原则,当然还有一些哲学层面的书,也都属于通用思维上。

私募机构专访预约:王女士

15021915787(同微信)

下面这个福利难到你还没有领?

暗号:成长礼包

猜你喜欢:

更多投资智慧精彩视频内容

请关注期乐会视频号!

来源:期乐会(ID:qlhclub)综合整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欢迎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注明作者信息

友情提示:以上观点仅做为学习交流使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另外战友别忘了帮点个“在看”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