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新华国际头条

新华国际头条

(183054)个赞

(870)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无情、无理、无差别的残害——起底美国非法制裁危害伊朗民众生命健康

作者: 新华国际头条 | 2023-04-11

伊朗男孩穆罕默德·雷扎伊有一个特殊身份:“蝴蝶宝贝”。

这个不到7岁的孩子遭受一种俗称“蝴蝶病”的罕见病折磨,水疱频发,满身疤痕。这种病之所以以“蝴蝶”命名,与其斑斓之美毫不相干,而是因为患者的皮肤像蝴蝶翅膀一样脆弱。

多年病痛让雷扎伊看起来远比同龄人憔悴、忧愁。当他掀起衣衫,遍布后背、四肢等处的猩红色疤痕令人触目惊心。“疼,很疼。”他声音虚弱,让人心酸。

缺医少药给伊朗“蝴蝶病”患儿带来的痛苦是这个中东国家民众深受美国制裁之害的一个缩影。没有国际法依据、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政府长期对伊朗实施非法制裁,无情、无理、无差别地持续危害伊朗民众的生命健康。

2021年10月28日,联合国单边强制措施对人权负面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阿莱娜·杜汉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记者会上发言。新华社发(肖恩·朱萨摄)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巴哈杜里·贾赫鲁米说,美国的制裁就是对伊朗罕见病患者无情的“杀戮”。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国际舆论和多位专家指出,美国对伊朗的全面制裁是一种无形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受害者绝不仅限于罕见病患者。

2022年5月,杜汉专程赴伊朗调查,发现美国的单边制裁严重影响了伊朗经济民生的方方面面。她在报告中指出,除“蝴蝶病”等罕见病外,伊朗艾滋病、癌症、糖尿病等疾病的患者以及残障人士也因美国单边制裁而难以获得进口的药品与医疗器械。

据杜汉了解,伊朗方面在进口医药物资时,经常遇到外国公司拒绝接单、严重延迟交货、提价销售等情况。与此同时,对外采购途径和支付渠道因美国的制裁受限,从而助推伊朗国内医疗成本大幅上涨,导致假冒产品、过期或临期药品走私增多,给伊朗民众增添了经济压力和健康风险。

2020年3月28日,在伊朗一家医院,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在工作间隙休息。新华社发(伊朗国家通讯社供图)

德黑兰一家医院的手术室主管玛丽亚姆告诉记者,2018年以来,伊朗医疗物资短缺现象日益严重,不少外国医疗设备公司撤离,导致医疗设备维修困难,病人成为受害者。制裁的影响在新冠疫情中更加明显,“许多人因制裁导致的物资短缺而失去生命”。

德黑兰一家医院的护士马莉哈·加里卜·沙阿说,在疫情肆虐之际,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也丝毫没有放松。不少国家的医药和医疗器械公司忌惮美国的“长臂管辖”,不敢开展对伊业务,导致伊朗的药品、疫苗等抗疫物资进口严重受阻。

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估计,在伊朗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时期,美国的制裁可能间接导致多达1.3万伊朗人死亡。

伊朗医疗用品进口商和制造商艾哈迈德指出了另一个严峻的现实:在美国制裁下,伊朗的医药生产受到严重制约,生产技术的发展也是个大难题。“制裁阻碍了(外国)向伊朗转让现代技术,拉大了伊朗与世界其他国家在这方面原本就存在的差距。”

2019年11月14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建筑物被笼罩在雾霾中。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摄)

美国制裁的严重危害体现在很多方面。

“德黑兰是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这不奇怪。美国的制裁迫使人们延长使用燃油效率低的老旧车辆,而伊朗又无法获得减少车辆尾气排放的设备和技术。”包括杜汉在内的多名联合国人权问题专家指出,美国还阻挠其他国家为伊朗提供空气污染治理技术,外国企业无法在伊朗开发太阳能项目,伊朗科学家参与国际环保研究项目也受到阻碍,就连相关数据库都无法访问。

这些专家认为,美国对伊朗实施长期制裁与美方承认享受清洁、健康和可持续的环境是基本人权的立场相矛盾。美国应该放松或解除对伊朗的相关制裁,“让伊朗人民享有清洁环境权、健康权和生命权,以及与有利环境条件相关的其他权利”。

“滥用经济胁迫和经济暴力”

长期以来,美国在没有国际法依据、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肆意对包括伊朗在内的多国滥施非法单边制裁,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打开美国财政部网站,可以看到列有制裁政策的页面,注明由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根据美国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目标对外管理和执行经贸制裁措施”。页面上第一条就是“特别指定国民和被封锁人员清单”(SDN清单),长达2000多页。

在40多年前的美国驻伊朗大使馆人质危机中,美国开始对伊朗实施制裁,此后制裁范围逐步扩大、力度不断加码。20世纪90年代,美国将对伊朗制裁扩大至外国能源企业,利用“长臂管辖”手段,对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第三方外国个人或实体实施制裁。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国会陆续通过和修订了《对伊朗制裁法案》等10余项相关法案,历任美国总统总共下达了至少26道与制裁伊朗相关的行政令。

2019年9月25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时任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他重申伊朗拒绝在美国制裁压力下与之谈判。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伊朗前总统鲁哈尼曾表示,仅美国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制裁就给伊朗带来至少2000亿美元经济损失,“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是非人道的,是犯罪和恐怖主义行为”。

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政府进一步强化制裁武器的杀伤力,将其使用范围从贸易扩大至金融领域,制裁黑名单也越拉越长。根据美国财政部《2021年制裁评估报告》,截至2021财年,美国已生效的制裁措施累计达9400多项。

就连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盟友也沦为美国“长臂管辖”的“重灾区”,多年来对此怨声载道。欧洲企业对伊朗油气领域的投资因美方制裁而泡汤后,欧洲国家曾一度诉至世界贸易组织。

2018年,美国撕毁伊核协议并全面重启对伊制裁,再次严重损害欧洲利益,引发欧洲强烈反对。法国经济、财政及工业、数字主权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当时公开批评说,美国扮演“世界经济警察”的角色“令人难以接受”。“我们是抓着美国裤腿、做言听计从的美国‘属国’,还是告诉对方我们也有自己的经济利益,想继续对伊贸易?”

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文章指出,美国历届政府“滥用经济胁迫和经济暴力”,将制裁作为解决外交问题的首选方案,非但起不到效果,还造成人道主义灾难。美国针对中东等地有关国家的单边制裁,最终伤害的是这些国家的民众。

美国中东研究所学者杰弗里·阿伦森说,华盛顿把制裁作为达成外交目标的首选手段,这表明美国的决策者和政客们如今都认为,巩固美国在全世界领导地位的最佳手段是采取一种被许多国家视为胁迫和单边主义的政策。但历史证明,“大国在最成功的时候都是通过扩大朋友圈来维持和巩固影响力”,而不是想方设法把那些国家排除在国际体系之外。

-END-策划:倪四义 班玮 张浩

监制:冯俊扬 魏建华 吴中敏

统筹:赵卓昀 闫珺岩 林小春

记者:高文成 孙浩

视频:王玉珏

编辑:朱瑞卿 柳丝 王沛 淡然

新华社国际部制作

新华社国际传播融合平台出品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