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国外汇管理局要求:
1.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仅提供交易商所在地监管公布的登记监管信息

2. 全球职业交易大赛为了客观公正,不接任何品牌类、营销类或导流类广告

3. 根据《关于严厉查处非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活动的通知》在大陆境内擅自开展外汇期货交易均属非法,提高意识,谨防损失 已了解>>

期乐会

期乐会

(31941)个赞

(138)篇文章

展示账户

账号 净值 余额

暂无

【连载】期货中的“一半人生”——《闲人顾四》第一章:财富自由梦

作者: 期乐会 | 2023-02-05

导读:

“我”打开百度音乐,找到那首,顾四最后一条朋友圈里的歌,是阿信的《一半人生》:

在某个清晨

回望我一生

活得虽认真

却微小如尘

想要唱首歌

去唱哭别人

最后却是我

满脸泪痕……

听着听着,我的眼,湿润了,为顾四、为很多认识的人、也有我自己……

今天起为大家连载期货题材现实主义中篇小说——《闲人顾四》

作者:张维佳,笔名:周墨渔,江苏南通人。曾经在多家期货公司做过业务开发与管理工作。目前从事艺术品投资与拍卖行业,并兼职媒体自由撰稿人。

序言:

他游走在边缘,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他浑然不知以后的日子将怎样,看不清,看不见,就像在黑暗的隧道里,只是麻木地往前……他有太多的心事要说,可没人要听他的那些“陈芝麻”,他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白天,他还伪装成高大上的分析师,去那个所谓的公司“上班”,即使那个公司从不发他工资。他是去干嘛呢?追寻以前的那个“财务自由”的梦吗?这个梦早破灭了;他是去打发他身上最多余的、最无聊的东西——时间吗?他就是一具“活尸”,心早已死了。在小婉儿淹死之后,他的心就凉了。其间,虽然他的内心也曾经翻滚过几次,可每次翻滚都使他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直到幻灭。他去,好像是在梦游,从那窄小的、散发着尿骚味的鸡笼子出来,能透一透气,就是新的开始了。这新鲜的空气就是支撑他一个上午的能量。他很少吃早饭,在旅馆胖大妈家晚上搭一顿伙,中午也不带饭,基本靠蹭,没得蹭了就饿着,也惯了。即使这样的处境,他每见到人,脸上总挂着亲切而略带狡猾的笑,初见面的,总是容易被他的神态蒙惑,感觉这人好相处,特容易亲近。

第一章 财富自由的梦想

初识顾四

我初遇到顾鑫的时候,他已在期货市场里混迹了近十年,算是个资深居间人(帮期货公司介绍客户的中间人)了。他对我吹嘘道:”我在昆山的时候给一个大老板操盘,赚了几千万,本来应该分我好几百万呢,哪知道这小子不地道,只分到个零头。我不能给他干了。这次回来,准备再大干一把……”

听惯这帮居间人的胡吹,我对这套说辞并不以为意,好在他提出要在营业部给他一个操盘工作室的要求不算过分,反正有好几个房间空着,他来还能增加些人气,何乐而不为呢。在我的推荐下,公司和他签订了居间协议,我按公司的最高提成比例给他定了返佣。此后,他每天都来“上班”,比我们这些员工都积极。

那会儿,期货公司营业部还是允许客户在现场做交易的,没多久,顾鑫就凭他如簧巧舌在现场客户里占据了中心的位置。“我说什么来着,铜铝锌这些有色金属必然大涨,现在M2注水这么多,水涨船高,这些商品就是坐在风口上的猪,飞起来啦……”。“袁老板,被我说中了吧。做多pta(一种化纤原料)别犹豫,棉花涨这么多,pta能不跟进吗?”。“那谁,股指必须做波段啊。美国股市是长牛,中国股市是个猴。上蹿下跳的,你单方向做多,不就是找挨抽吗……”每当市场里有些风吹草动,顾鑫总是能凭借他的专业知识与“准确判断”,成为一众散户的精神导师,指点江山、飞扬文字,他享受着众人的崇拜和期货剧烈波动给他带来的快感,就像吸了毒的老烟枪。

我知道顾鑫的过往,是一个熟悉他的基金公司的朋友告诉我的:“顾四(他在家排行老四,周围人都这么叫他)可是被期货害惨了!他女儿死了,你知道吗?”

“啊?他女儿死了?我没听说过,怎么回事?”

入行

我这位基金公司的朋友讲述了顾四的故事:他原来是一家国营单位的工人,那年企业改制,工人也不好做了,他作为富余人员被单位辞退后,就在社会上游荡……有一天他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正遇到文华期货在招聘,顾四听文华期货老总老王(这人,我们圈内都认识)介绍说“期货那是可以迅速致富的捷径,只要研究透了就能赚大钱,还不用求人,没人管,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多好啊……”。顾四听了心动,没人管,靠自己在电脑前敲敲键盘就能赚大钱?多自由啊,这样的机会不能放弃,他于是与文华期货签了居间协议,做起了居间人。

居间人,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他其实就是帮证券、期货等金融机构拉业务(拉人头)的编制外的业务员,证券或期货公司并不发他们工资,也不上保险,拿多拿少全凭你自己拉来的客户做的手续费的提成多少。没有保障但也没有具体的指标任务。算是个自由职业者吧。

顾四每天都准时去文华期货“上班”,其实他是不用去坐班的,公司给他在转角的房间里安排了一个位置,那房间有五、六个办公桌,桌上都有电脑,其他居间是不来“上班”的,只有上培训课或带客户来开户的时候才能遇到。每天顾四就在他的位置上捧着老王给他的期货交易入门书籍,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剧烈晃动的期货行情价格,呆呆地做着一夜暴富的发财梦……

既然是做居间,那去哪儿拉业务呢?顾四没有头绪,期货公司的领导、员工除了偶尔给他们这些居间人开一两次期货知识培训课和所谓的业务交流会外,对开拓业务的方向、资源、业务方式等等并没有提出什么具体有用的指导建议。顾四努力地看着期货书,关注着价格波动,一头雾水的学着。

“梦”的开始

某日,一个精瘦精瘦的小个子男人溜进了业务开发(居间)室,问道:“你是刚来的?怎么没见你去我们那儿玩玩?”

“您是?”

“我在这儿做期货的,在大厅里”

顾四想起了刚来公司,王总带他去公司到处转转,走到中间的大厅对他说:“那是‘客户交易大厅’,是客户做交易的地方……”。

原来是个财神爷,顾四心里思忖着,忙站起身,又是让座又是倒茶。小个子也递上一支烟,顾四推辞道“不会。”

“做业务哪有不会抽烟的”瘦猴掏出打火机自己点上了,“你以前做过期货吗?”

“还没做过,这不是在学吗?”顾四指指书,“王总让我一周内看完,我就像是看天书,太难了……”

瘦猴听了笑道:“这老王也是搞笑,他自己都不会做期货(指交易),只会让你看这些没用的。”

顾四愣住了:“那要学什么?”

瘦猴呷一口茶,道:“别看你是做业务的,你不懂交易怎么做业务?” 

瘦猴说到了顾四的心里,他其实对做业务没啥兴趣,他不喜欢日晒风吹的跑市场、溜须拍马讨好人、低三下四的求人。说白了,如果不是为了想赚奶粉钱,谁愿意去做业务呢?他来期货公司可不是为了只做一个居间,拿那点儿可怜的提成,他是想学到真东西,靠自己的本事在这个市场里赚大钱的……顾四下意识地合上了书,脸堆着笑说:“那你教教我呗。”

瘦猴神秘地一笑,弹了弹烟灰:“这交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得要有悟性,要有天分。”……

自从认识了瘦猴,在交易结束的时候(公司规定交易时间是不可以去交易大厅打扰客户做盘的)顾四就常去大厅聊天,很快就和虞老师、张大师、白斑(脸上有几块白癜风的斑迹)、橡胶小王子、袁老板、小李子、韩老实等一帮客户打得火热。听着他们谈论一天的收获:谁做白糖短线,来回杀了多少回,赚了8000多;谁橡胶抓住一个涨停板赚了2万多……每当盘后“复盘”,赚钱的总像打了鸡血,异常兴奋;亏了钱的直拍大腿说:“原来看准的,没熬住,不然如何如何……”;亏惨的总是瘫坐在椅子上,目无表情脸色惨白,一言不发。

看着客户们做交易,顾四心里痒痒的。他多想像他们一样在电脑前点击下单、快捷平仓,想象着账户里的资金成倍地翻滚着,想着想着他整个人飘了起来……

财富自由的梦

回到家,顾四从老婆怀里接过孩子,一脸兴奋地说:“蓓蓓,没想到做期货这么来钱,白斑一天就赚了好几千,虞老师更厉害,做多橡胶赚了2万多呢”

“啥?赚了2万多呢?这可是你一年的工资呢!”蓓蓓瞪大眼睛看着顾四,眼睛里泛着光。

“可不是吗?我要知道期货这么赚钱,我进厂子干嘛啊?这不是浪费青春吗!”顾四狡猾地瞥了瞥老婆的反应,撸着小婉儿的柔软的头毛说:“以我的聪明才智,我一定不会比虞老师差的,我要赚了钱就可以带你们去九寨沟、张家界……”顾四略停顿了会儿,觉得这九寨沟的志向太轻了,轻如鸿毛,完全不能与自己的“实力”相匹配,立马提高了调门:“不,带你们俩去欧洲,来个十国游!”其实顾四也不知道欧洲有几个国家,反正十国,总是不少了。小婉儿也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扒在爸爸的肩上咯咯地笑着。那年,小婉儿才3岁。

一家子沉浸在顾四的财富自由、环球旅行的梦里,可回到现实,哪来的本钱呢?陆蓓蓓盘算着他们的存款,才四万多一点,小孩子也快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了,不能没有一点存款啊……

东拼西凑的本金

“我这里最多就2万,你要就取出来”蓓蓓递给顾四一张卡。

“2万怎么够啊?这期货都是大来大去的,2万只能做做玉米、豆粕这些小品种,还不能留仓隔夜,赚不大的。”顾四喃喃地说。

“那你问你姐姐去借去。”

顾四想到了学生时代总是能维护他的姐姐们。顾四有三个姐姐,他妈生顾四那会儿,早已“计划生育”了,他那封建脑袋的爹,非得生个儿子才罢休,好不容易第四个,中了个大胖小子,当命一样宝贝。为生他,罚款、降职降薪都认了,孩儿他娘本来就是个临时工,这工作也丢了。丢了好,正好回去带孩子。

四儿命不错,没挨过饿,上学也没挨过多大的欺负,家里有爹妈,在学校有他仨姐姐照应着。结婚前,爹妈拿出一辈子的积蓄还借了亲戚的钱,给顾四买了套三居室,从买房到装修都有爹妈和姐姐姐夫们张罗着,顾四特省心……婚后,顾四夫妻每周末中午必然去爹妈家蹭饭,饭菜都由姐姐、姐夫们安排好了,吃着舒坦。有了小婉儿,一家三口周末都去蹭,他妈看着乖巧的孙女儿高兴,他爹也转变了重男轻女的思想,总爱抱着她,逗她,比对外孙还要好……

蓓蓓之所以没提让顾四向父母借钱,是知道二老为买这套婚房,欠着帐,这两年好不容易还差不多了,手头也不宽裕。而四儿的三个姐姐除了老大嫁了老实巴交的工人,又生了个儿子,负担挺重外,老二、老三都嫁了单位的小干部,颇有点儿积蓄。

顾四不大好意思向几个姐姐开口,他告诉爸妈自己的想法,又是畅想了一番财富自由、环球旅行的梦,只是这次旅行国家变多了,又加上了爹妈。父母总是儿女最后的、最坚定的支持者;父母提出的要求也是孝顺儿女不能拒绝的。顾四如愿拿到了八万块钱,二姐、三姐各出了三万,连他最困难的大姐和他爸妈都各出了一万。

初入市场——市场的眷顾

顾四子弹有了,他迫不及待地让二姐去公司开了个户,并办了张用来银期转账的卡。

老王见到顾四态度大为改观,原本担心他弄不来资金会像其他居间人那样半途而废,现在虽然入金不多,但是总算是开张了。他带着笑说着“开张大吉”的话,从老王内心来讲,他知道,居间人要想做得长久,没有不入道的,一旦入了道那就像吸了毒!

一个人对财富的欲望有多大,他的赌瘾就有多大。顾四想为孩子赚学费,想给老婆买名牌、买首饰,他还要带全家环球旅行……期货就是他走向人生巅峰、实现财富自由的捷径。他要大展拳脚、创造辉煌!

市场总是“习惯于”给初来乍到者一点上钩的甜头。顾四刚做期货没几天就赚了他在厂里几个月的工资,他立刻赌神附体般对老婆叫嚣:“这下你信了吧,我顾四就是做期货的材料。这期货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巴菲特知道不?华尔街投资大师,说了你也不知道。世界首富知道吗?巴菲特都不敢做期货,他只敢做股票。难怪白斑说的‘做股票是小偷,做期货是强盗’。我就是去抢钱的” 。其实当时世界首富是盖茨,不过顾四觉得“二富”不够气魄或者他也不清楚谁是首富。总之他比巴菲特还要“八菲特”,他就是“九菲特”,他想象着自己成了华尔街精英,想象着美女香车的富贵生活,眼前的黄脸婆他都不愿意用正眼瞧一下。

初入市场——梦破灭的开端

快乐总是转眼即逝,顾四憧憬去华尔街视察的“旅行”还没有启程,厄运很快就来了。那天顾四跟着虞老师满仓做空PTA(期货里的化工原料品种),中途尿急上了个洗手间,这才几分钟,PTA就变脸了,行情急速突破向上,持续冲高。等顾四回到办公室(居间业务室),看到陡峭得近乎90度的分时图,一下子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操作,是等待拐头还是平仓出局?怎么办啊?他来不及去交易大厅,立刻拨打了虞老师的电话:“PTA怎么这么快反转啦?怎么办啊?”

那头虞老师心神不定地,让顾四再等等,再观察,说不定很快就会跌了,云云。

最终他们谁都没能熬住,还是平仓了。一泡尿撒掉了8000多,这成了顾四被人嘲笑的笑柄。他赚的钱就这么轻易地还给了市场,连个水漂都没看到。虞老师输得更惨。就在他们平仓后不到半小时,PTA又从涨势拐头向下,像山上滚落的石头,一头栽了下来。如果,他们没有平仓,那可要赚大了。盘后,交易大厅里传来虞老师的频频长叹:“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啊!”

顾四思来想去,觉得这全是虞老师的错:“都怪我太相信他了,还不如我自己做呢。”顾四拿定主意,大刀阔斧地一顿骚操作,两个月后,十万元的账户只剩下不到三万块,手上还有棕榈油的多单被套着呢,天天阴跌。这怎么向家里人交代呢?这些钱都是借的……顾四那阵子睡不着,人也沉默了,还抽上了烟。

蓓蓓觉得不对劲,怎么不见老公提带她们去周游世界啦?一回家就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已经结束交易的K线图发呆,还抽上了烟?她没敢多想也不敢问。倒不是怕顾四会对她发火,而是担心心里预计的那个结果。

顾四一连抽了几天的闷烟,脑子里糊糊的,像一锅粥。他根本没心思看盘,觉得这点钱也很难翻身,他要想办法弄到更多的钱,才能翻本。他想到了房子。这套还算不错的三居室,现在也升值了,如果抵押给银行不就有钱了吗?

当年为结婚买的这套房,是婚前财产,房产本上只写了顾四一个人的名字。结婚后,蓓蓓也没在意这些,没去做变更,只是把房产本锁在抽屉里,钥匙放在另一个抽屉里,顾四是知道的。

顾四瞒着老婆、父母,找他在银行的同学,拿到了40多万的抵押贷款,整个人又重打起了精神。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顾四有种破釜沉舟的决心,他要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资金多了,老王脸上笑开了花儿,一个劲儿地吹捧四儿有魄力、有想法:“到底是年轻人,有干劲啊!”其实老王心里很清楚这条路最终的结局,他看得太多了。

顾四觉得在业务室下单风水不正,犄角旮旯的地方不亏钱才怪呢。老王立马给顾四安排了中间一间大户室,对四儿说:“你这四十多万,按理说还不够坐大户室的资格,但考虑到你是我们的居间人,就给你一间最好的房间。这可是原来邓总的房间,他可是在这里赚了几千万呢!这样的风水没挑了吧?”那个邓总是个小粮食商,当年拿着三、四百万做大豆豆粕期货,最多的时候账户里做到了七、八百万。再后来他干脆把生意上的钱全投进期货里,最后,一把满仓做多豆粕,被强行平仓,3000万全亏光了,人也找不到了,电话也不接了。据说是去广东二次创业去了。顾四可不知道这些,他听到有人在这里赚到几千万,立刻来了精神,他想象着自己马上也会变成邓总,成了千万富翁,不!他要超越邓总成为亿万富豪,有花不完的钱。他还要包养一个,不!包养两个小老婆,左拥右抱……家里的黄脸婆带着去周游世界,那有啥情趣?顾四想到这里整个人都飘了,他飘到了云端,忘却了欠款、忘却了贷款,他在幻觉胜利法下获得了新生!顾四的幻觉胜利法远远超越了阿Q的精神胜利法,它是阿Q的升级版,它是一切痛苦的镇痛剂与忘忧神药。

自从顾四进了大户室,就用上了两台液晶显示器的电脑,一个屏幕设置成九宫格,上面全球股市、外汇、黄金、外盘期货凡是和金融市场相关的品种几乎都涵盖了,可以便于顾四及时掌握全球市场趋势,把握毫厘动态;一个屏幕是用来做国内期货品种交易下单的。顾四穿梭于国际国内市场之间,点击下单、快捷平仓、 快捷反手,顾四俨然把自己想象成了华尔街的基金大佬,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特充实。

几个月后,顾四账户里的资金只见少不见多,他内心烦闷、烦躁,烟抽得也多了。春节后开门红,老王给每个大户室都挂上了红灯笼、还给每个大户桌上都摆了一头华尔街牛气冲天的大公牛。“这下该转运了!有华尔街的大牛助阵,想不发财都难啊!”老王朝顾四挤出笑脸:“我这可是去灵山开过光的呢,能不灵吗!”

顾四借助灵山的灵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了点起色,虽没赚什么大钱,但至少止住了亏损。他琢磨来琢磨去,发现了单纯研究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还远远不够。这期货交易是啥?是哲学、是玄学,他顾四儿一个职高生学这些有点儿吃力,他还得去灵山烧烧香,靠佛祖保佑才靠谱。想到这,顾四、蓓蓓带上孩子去了趟朝圣之旅,这成了他们全家唯一的一次长途旅行。

回来的时候,顾四脖子上、手腕上都套了一串佛珠,手里还捻着一串儿。打那儿起,顾四就信了佛。

大家好,我是期乐会联合创始人五月,文章的最后五月给大家送一个福利:

一套由50节音频课组成的交易员学习成长方案

我和我的团队从过往生产的上千个内容素材中,反复挑选、组装,结合我自己的学习经验,和这些年来无数交易员成长的案例,50节音频课(详情可戳),是成长体系中的中阶部分

共有17个章节,每一部分都有着不同的学习目标,它们是:

帮助你建立或重塑正确的交易观

帮你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风格

分几个步骤建立属于自己的交易系统

初步具备成功交易员的内功心法

为大家介绍中阶音频课系列的学习顾问,可扫码添加他/她领取哦~

用户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